▶总爱玩失踪
▷时间永远不够
▶笔渣
▷一定要阻止我开长篇
▶短篇没写完的会补上
▉▊▋▌▍▎▏▎▍▌▋▊▉



================

宇智波的日常1

炎热的夏天对于主修火系的宇智波来说简直是地狱。

宇智波:我修火系又不代表我可以忍受这个温度!心里有句妈卖批一定要讲,但是我要做一个傲娇的宇智波。心里有苦但是不可以说。

于是他们就在大宅里玩起了纸牌游戏,至于是谁提出来的,当然是宇智波斑了。

只有六个人的话,就只准备了六张牌,一张大王牌和五张数字牌,图案朝上。斑规则讲了一遍,抽中王牌就是国王,让指定数字选择真心话or大冒险。特别注重了开写轮眼作弊的拉出去一丈红。

斑组织的,理应当让斑先抽,但是弟控/斑决定要让泉奈先抽,泉奈抽完之后,剩余五个人才纷纷拿牌。

结果是,带土是国王,有选择困难症的带土磨磨唧唧半天都不说是哪个数字,其他人也是都催...

Misaki将会在7.20收获:

【蛋糕】×1

【生日歌曲】×1

【礼物】×N

【周防尊】×1

【十束多多良】×1

【伏见】×无数

============================

对于单细胞生物就该用最直白的语言表达方式

『八田美咲,生日快乐。』

另,祝猿美圆圆满满,哈。。◕ᴗ◕。

===========================

抢在2017/7/20  00:00这个时间真是幸福。

==========================

P3转自P站遥馬,侵删。


鹦鹉

『Misaki?』伏见怀疑自己是不是点了只要出S4工作室就会遇到八田的技能,而且是满点的。
八田没有像平常一样大吵大闹地去冲向伏见,而且也没有花式翻滚着他的滑板,倒是一脚蹬一下,慢悠悠地擦过伏见青组制服肩头的棱角处,气息一呼而过,甚至没有给伏见一个眼神。往常时刻都有“身为吠舞罗成员的热情与骄傲”环绕在八田的身周,这次什么也没,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刚学滑板的少年。夕阳西下,八田难得背朝太阳,处在长长的阴影之中。
追随太阳的火热才是他伏见猿比古的八田美咲。
现在低沉的八田,伏见都懒得挑衅他。
伏见当然也猜得出其中的原因,明天八田生日,他一定提前看过以前的生日录像。
『啧,真是的,明明是个小鬼,怎么总是学不乖。...

SOMETHING WRONG

『八田兄啊,我建议你应该多读读书,你和伏见在数值上差了1000差的就是这里。』

跟绿之氏族打了一个照面之后,吠舞罗的一部分人回到了酒吧,镰本把胳膊搭在八田的肩头上,边说还边指着八田的脑瓜子。

『才....才不是!』

八田撇开镰本的胳膊,眼神四处张望,他内心也确实有点心虚。

『吼?那你意思就是你确实没有伏见厉害咯?』

镰本揉揉被八田打掉的手。

『是因.....是因为那家伙会用两种力量!猴子那个叛徒,哼!』

八田提到叛徒后两手握成拳头在吧台上狠狠砸了一下,可乐都向上振。『可恶的猴子!』还咬牙切齿重复了一遍。

『BOY,』八田背后冷不丁哆嗦一下,最后果不其然被草薙先生领着后衣领给丢了...

告诉你一个秘密

掐到03:37就不要看了后面是臭表脸的广告


【宇智斑波】


荒诞

*私设:团藏年龄有改动;晓众算是木叶一边的。(晓众算背景,其实也就提了一下组织名儿。)

*警察制度我瞎说的,百度半天看不懂,反正警视监就是比牛逼低了一个档次就是了。

*有点OOC

*食用快乐


1.

他被冠上谋杀自己亲弟弟的罪名。警官左手拿着一个小本子,右手把圆珠笔笔头按的咔咔作响,腰间别着一把警棍,他的右眼缠着可笑的绷带,连及额头也被裹上一圈。他的审讯时间枯燥又无聊,此时此刻数着时间流逝的几分几秒都要比怎么解开手上的废铁块有趣的多。

“你别嚣张。”鼬也不是不认识他,团藏,木叶警察局里就他水深,虽然就比自己稍微大了那么几岁,但是好歹也是混木叶高层的。看着鼬回答自己问题时漫不经...

1.

“这算什么?”几乎整个身子都缠着绷带的带土,刚从硬硬的石床上滚下来,睁眼就发现一个不得了的东西,一只旗木卡卡西就蹲在那里翻着死鱼眼看着自己,满脸的嫌弃。他愣怔了一会儿,手伸向他:“卡卡西,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他手自然的搭在卡卡西肩上,但是他尚未长成的右手穿过卡卡西的身体软绵绵的打在墙壁上,白色的液体慢慢垂到地面上,粘稠不堪。

“别浪费。”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从高大的石椅上颤颤巍巍走下来,像在风中的芦苇,可能随时都会被折断。他走到带土的面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带着沙哑的嗓音,“这可是上好的药物。”说着他把这些粘稠到令人呕吐的东西,用微薄的查克拉重新敷到带土的皮包骨的胳膊上。完成之后又慢...

逆风

*与原著的故事有偏差

*招式有参考

*职业水吹。✧⁺⸜(●˙▾˙●)⸝⁺✧ 


1.

阴冷的洞穴里,冰凉的水滴垂在钟乳石上,似乎要在下一秒就要被冰冻。这可不是一个火系忍者该待的地方。

“想清楚了吗?”脸部插满柳钉的男人低沉道,声音在洞穴里有个小小的回音,想要贯穿整个灵魂般,回荡回来同这洞穴一般的阴冷。

火系忍者沉默着,他不畏惧这一点点的寒冷。

“那......”他缓慢从宽大的袖子里伸出手做邀请的模样,“让我来看看你的决心。”

“很难吗,”火系忍者终于开口,尾音显得轻佻,他摘下带有木叶的护额,伸出食指,火苗立刻窜上指尖,在护额上面轻轻一划,铁块被灼烧,整个护额不再光鲜...

*渣文笔,随便看看就好

*单引号是心理活动

*尚且算个小甜饼吧

*食用快乐


宇智波一族被灭门,鼬理所应当被各大国下了五国通缉令。他何曾内心没有泛起波澜过,那也仅仅是一丝不起波浪的波澜而已。鼬的眼光总是很远,而且他还拥有了万花筒写轮眼,尽管如此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不到前方的道路,彷徨的无助纠缠了他一小会儿。他明白三代交给自己的那个任务到底代表着什么,不过他都不在乎了,他清楚自己的器量,并打算一窥世间的器量。此时,他在自己木叶护额上用上他所有的思念划了一道不可磨灭的痕迹。

宇智波止水,木叶里赫赫有名的上忍,刚执行完S级任务也踏进了木叶的大门口。隐隐约约感到向当代火影汇报了任务

只是单纯的呼吸着,没有任何挂念

没带土的日子,卡卡西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就好像杯子碎了

有梦醒的感觉

那种心砰砰砰跳的一瞬间

也或许像夏天

不下雨,也没有阳光的感觉

胸口闷到不行

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尽管他不想摘口罩

他对带土的记忆只停留在忍者学校的时候

那个天真烂漫

那个爱耍小脾气

那个迟到总还带着借口

那个眼睛容易进沙

那个爱吃糖

那个不轻言放弃

那个......

那个讨厌着卡卡西的小带土

有的人说卡卡的左眼不会流眼泪

“怎么没流过,流完了而已。”

他们说是为了带土

“是为了小带土。”

有人问卡卡西想当火影吗

“不想。”

为什么

“因为那个是他的梦想,”

“我等他回来。”...

© 小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