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C————失踪人口

经常会失踪
有坑必不填
(打死它

有 驾 照

▉▊▋▌▍▎▏▎▍▌▋▊▉




================

难道就我一个人觉得那个人有点像扉间吗?

忽至南风又起时

*私设:鼬17,止水20,这些孩子最小4岁,最大8岁


——————————————

“单,双,单.....”稚嫩的声音在大院子里回荡,女孩的双马尾一上一下的跳跃着,伴随着踏踏的脚步声和不加掩饰的笑声。鼬坐在院子中的石凳上手撑着脸看着那群孩子,平时冷淡的鼬此刻的眼中也有难以被察觉的慈爱与温暖。鼬喜欢这个村庄,虽然贫穷,而且地理位置也比较偏,但是有天使的地方就是圣地。这群孩子大多是被抛弃了的,鼬收养了他们,并且教她们读书写字。当然,这种事情他一个人肯定做不来,还有一个“孩子王”——他们差不多就是一个爱唱红脸,一个爱唱白脸。比起总爱在一边看着的鼬,止水倒是更喜欢融入孩子中间,...

最爱这张电脑壁纸,我用了好久呢!!

残象

1.

有的时候感觉一个人真的挺好的。

止水时常躺在南贺川河边的草坪上,双手叠在脑袋下,叼着一根狗尾巴草,黑的发亮的瞳孔懒散的看着水蓝的天上飘过的白花花云彩。风从河面上吹过来,短草在止水的脸颊旁骚动,前额的碎发也跟着胡乱的飘。止水在这里是非常自由的,谁不喜欢与大自然为伍呢。偶尔他会不经意的睡着,再睁开眼就已经是半天边火红的颜色了。当然,只有他闲暇的时候才会这么的放松。

从小就没有家人的他从某种意义上讲真的是“自由”。像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都不可以玩到这么晚。以前看学校的小孩子被家长们强迫着带回去,止水会感到一丝丝的幸灾乐祸,因为他还可以继续在街道上溜来溜去,但是更多的失落充斥着止水的内心。...

端午贺文

“小鼬!”止水站在门槛朝坐在走廊上的鼬打招呼。鼬双脚自然垂落,脚尖点着地面。佐助仰躺在鼬的大腿上,头上带着猫耳朵的饰品,手上在玩弄着鼬的发尾。还时不时发出‘咯咯’的声音。


“止水。”鼬抬头看了看止水,拍拍了旁边,示意让止水坐那里。佐助噘着嘴眯起眼‘敌视’着止水,双手紧紧搂着鼬的腰。


止水走到鼬的跟前,先戳了戳佐助肉嘟嘟的小脸,得让佐助不这么抵触自己才行。佐助张开口想要咬住止水的手,但是止水眼疾手快,迅速收回手,结果佐助咬到了自己的下唇,然后泪眼汪汪的向鼬投去求助的目光


“尼桑,止水欺负我!”然后把头埋进鼬的肚子上。


“佐助...

生死两端,我们彼此站成了岸

在我说出口的时候阻止我。

『扉间,我求求你,不要总是有意无意的出现在我眼里好吗?我怕你一不小心就住到我心里,请务必,请务必在我说出口的时候阻止我,好吗?』

扉间眼神闪烁了一下,他如今已经是二代目火影了,整天都面对堆积如小山的文件好像永远也做不完似的。明明整天都忙忙碌碌的,却还是会失神。扉间揉了揉眉间向后靠到椅子上,从后面落地窗射进来的暖阳洒在那张轮廓分明略显沧桑的脸上,下巴和脸颊两边的三道红疤似乎生的恰到好处,一点也不狰狞,反而让他更有一种稳重的味道。

他拉开抽屉,里面静躺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飞雷神苦无,被一个透明的塑料文件袋装着,上面仍然留有血迹。那一幕如电影般重现在扉间的眼前,

那把新...

我叫宇智波鼬我有话要说

我以前有两个伙伴,我很不高兴。

刚上忍者学校老师说要三人组队的时候我是非常拒绝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从小的素养告诉我有好东西要毫不吝啬的分享给朋友。当我第一天去忍者学校的时候他们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怀里抱着的装有三色丸的黄色纸袋。虽然很不乐意但还是让出去了。话说这俩人太忒能吃了,尤其是那个女的,一口一串一口一串,真心疼!很快我一袋满满的香喷喷的三色丸那俩人在我强烈的幽怨的小眼神下全部一个不留的吃完了。

喂!好歹给我留点啊!但是忍者的素养告诉我,我不能生气!恩,我没有生气!我只不过是在他们吃三色丸的时候仔仔细细的观察他们而已了!明天在多买点就好了。

我原本以为我会一直讨厌那个超级凶的女的还那...

© 小C————失踪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