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爱玩失踪
▷时间永远不够
▶笔渣
▷一定要阻止我开长篇
▶短篇没写完的会补上
▉▊▋▌▍▎▏▎▍▌▋▊▉



================

只是单纯的呼吸着,没有任何挂念

没带土的日子,卡卡西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就好像杯子碎了

有梦醒的感觉

那种心砰砰砰跳的一瞬间

也或许像夏天

不下雨,也没有阳光的感觉

胸口闷到不行

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尽管他不想摘口罩

他对带土的记忆只停留在忍者学校的时候

那个天真烂漫

那个爱耍小脾气

那个迟到总还带着借口

那个眼睛容易进沙

那个爱吃糖

那个不轻言放弃

那个......

那个讨厌着卡卡西的小带土

有的人说卡卡的左眼不会流眼泪

“怎么没流过,流完了而已。”

他们说是为了带土

“是为了小带土。”

有人问卡卡西想当火影吗

“不想。”

为什么

“因为那个是他的梦想,”

“我等他回来。”...

忽至南风又起时(Ⅳ)

前文链接:


“那个,”女孩摇了一下脚尖,两手十根纤细的手指头相互抵在一起,揉捏了一会儿衣角才吞吞吐吐说出一句话,“谢谢你。”似乎夏天穿长裙的女孩儿并不少见,至少在村子里,那里的女孩儿就有穿着一件极为简易的破布裙子, 但是在大多时候,还都穿的是鼬他们亲手制的短袖短裤。包括止水身上这件。在侧边的衣角上,有个“Itachi”的字样,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哪个不合格的裁缝没有处理好的线头。

止水并没有要多聊的样子,不轻不重的恩了一声就开始闭目养神。毕竟他不是个对谁都温柔到底的男人,此刻他只想着快点回家,快点见到鼬。大夫叫女孩先去拿药了,女孩撩拨了一下帖在脖颈上的马尾,去柜台...

忽至南风又起时(Ⅲ)

前文链接:  


“算了算了,先午休吧。”鼬几次出神被学生叫回来以后决定不再上课了。合上课本窗外也开始有聒噪的蝉鸣。宣告夏天的正式到来,太阳毒辣辣的晒着石子儿小路,鼬走在上面都感受到了地面的温度。孩子们打着哈欠回了房间,却又因为太热而睡不着,这时候他们情愿做错事被止水老师拉在一起讲鬼故事。雪莱的病情经过鼬小小的调整也不是那么的坏,还有一丝丝好转的迹象,起码身体没有那么热了。以后或许可以去找个凉快的山洞住一段时间。鼬这么想。

孩子们嘴上抱怨着,眼皮早已经合上。鼬看他们睡的横七竖八也不去一个一个纠正了。他坐到木门的前面,拿着一个硬质暗红色的砂皮小本子。那个本子是被鼬称...

难道就我一个人觉得那个人有点像扉间吗?

忽至南风又起时(Ⅱ)

前文链接:


止水在鼬列清单的时候把孩子们都聚在一起,交代他们一定要好好听话,不能给鼬老师惹来太多的麻烦,不然晚上会有山上飘荡的恶鬼来附身你,说着还一副张牙舞爪模样。鼬当然听见了,又没有搁的太远。他列好清单以后就把纸卷起来狠狠敲了一下止水的卷发脑袋,“你这样会给孩子留下心里阴影”。周围的孩子都一齐笑了出来,躺在床上的雪莱也虚弱的说了一句:“其实,鼬老师是止水老师心里的恶鬼吧。”雪莱还是太小,鼬怎么会是止水心里的恶鬼呢,那是比天神还要圣洁的存在。“一半一半吧,哈哈”止水挠了挠头。

止水拿着单子到村大门口,就被鼬叫住了。“一路顺风。”鼬喘着粗气,想必刚刚一定跑的很辛苦吧。

“恩,反正也不...

忽至南风又起时(Ⅰ)

*私设:鼬17,止水20,这些孩子最小4岁,最大8岁

*不弃坑

*每天就码这么多

*轻喷


昏黄的路灯在漆黑一片的天空下闪烁,鼬紧咬着下唇,强制控制着嘴唇不要抖动的太厉害,两边较长的头发遮盖了他的大半张脸,在张口的时候声线仍旧颤抖不堪

“你大可以像以前那样,头也不回的走掉,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回来.....”

——————————————

“单,双,单.....”稚嫩的声音在大院子里回荡,女孩的双马尾一上一下的跳跃着,伴随着踏踏的脚步声和不加掩饰的笑声。鼬坐在院子中的石凳上手撑着脸看着那群孩子,平时冷淡的鼬此刻的眼中也有难以被察觉的慈爱与温暖。鼬喜欢这个村庄,虽然贫穷,而...

【五件套】:一起来玩游戏啊!(题外)

http://【+】篇

于是众宇智波们及时众火影们声势浩大边走边秀恩爱的来到了一个大厅里

——我已经等你们等好久了,你们是拯救地.....咳咳,不好意思拿错稿子。好的,重新开始(清嗓子)。欢迎来到木叶游戏厅,相信你们也看到了前面红桌子上摆放的一个木箱子,里面装有1-10不同数字的乒乓球,请每个人都有序地从中拿出乒乓球,并默默记下上面的数字。


————————————

米娜可以说一下行动

【例如:5和7深情对望一分钟】以及其他的行为

哈哈哈,5件套的数字我也抽好了,你们来说,然后下一篇小C再写出来

(其实就是为了拖稿哈哈哈哈)

我想,我找到了我所珍爱【-】

3.

鼬本来是个好孩子,他不会因为好奇心而去刻意做什么不道德的事情,但是刚刚想偷偷瞄止水的感觉亦然存在,而且还被误打误撞的发现了。视线相对的一瞬间鼬的内心稍稍悸动了一下,或许是被吓到了,也或许是什么东西进入心房的敲门声。总之,因为这种事情而心虚鼬觉得非常丢脸。他尝试着去解释

“其实,我看见你头上有串三色丸......”

鼬开口的一瞬间就后悔了,他现在还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太紧张而导致说了这种不合边际的话,还是在自己的第一位指导上忍面前出丑,鼬觉得自己简直差劲死了。倒不如这个人没有出现,他也没有无意间听见那个八卦,那么他的人生就不会有这么难堪的一笔。鼬双手背在后面,低头看着脚尖。像一个做了...

最爱这张电脑壁纸,我用了好久呢!!

【五件套】:来一起愉快的游戏吧!

*不带因修玩系列

*全程OOC系列

*瞎瘠薄写之术系列

*文档里极少的发糖系列

*CP自避雷针

*轻喷一定要轻喷


下面是某作者请来宇智波队和火影队期间的聊天室里的情况。

宇智波队:

扉间:其实看到这文的题目我一开始是拒绝的,因为你不能叫我愉快我就愉快毕竟我是面瘫脸的骄傲,但是把泉奈作为赠礼给我还是不错的。(我:谁让你说幕后交易的!!)

泉奈:??我难道不是这里除我哥哥外最有权力的一个吗,怎么感觉被骗了!(我:没有的事儿..哈哈....哈....)

小鼬:我一个字儿的,如果单单写个鼬会不会破坏这个名字的队形啊。请不要扣掉我五串三色丸的薪水好吗?(我:不要开着写轮眼看着我,...

© 小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