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爱玩失踪
▷时间永远不够
▶笔渣
▷一定要阻止我开长篇
▶短篇没写完的会补上
▉▊▋▌▍▎▏▎▍▌▋▊▉



================

止鼬——端午贺文

“小鼬!”止水站在门槛朝坐在走廊上的鼬打招呼。鼬双脚自然垂落,脚尖点着地面。佐助仰躺在鼬的大腿上,头上带着猫耳朵的饰品,手上在玩弄着鼬的发尾。还时不时发出‘咯咯’的声音。


“止水。”鼬抬头看了看止水,拍拍了旁边,示意让止水坐那里。佐助噘着嘴眯起眼‘敌视’着止水,双手紧紧搂着鼬的腰。


止水走到鼬的跟前,先戳了戳佐助肉嘟嘟的小脸,得让佐助不这么抵触自己才行。佐助张开口想要咬住止水的手,但是止水眼疾手快,迅速收回手,结果佐助咬到了自己的下唇,然后泪眼汪汪的向鼬投去求助的目光


“尼桑,止水欺负我!”然后把头埋进鼬的肚子上。


“佐助...

生死两端,我们彼此站成了岸

在我说出口的时候阻止我。

『扉间,我求求你,不要总是有意无意的出现在我眼里好吗?我怕你一不小心就住到我心里,请务必,请务必在我说出口的时候阻止我,好吗?』

扉间眼神闪烁了一下,他如今已经是二代目火影了,整天都面对堆积如小山的文件好像永远也做不完似的。明明整天都忙忙碌碌的,却还是会失神。扉间揉了揉眉间向后靠到椅子上,从后面落地窗射进来的暖阳洒在那张轮廓分明略显沧桑的脸上,下巴和脸颊两边的三道红疤似乎生的恰到好处,一点也不狰狞,反而让他更有一种稳重的味道。

他拉开抽屉,里面静躺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飞雷神苦无,被一个透明的塑料文件袋装着,上面仍然留有血迹。那一幕如电影般重现在扉间的眼前,

那把新...

如花美眷也敌不过似水流年

白痴。

一个的男子身子向后靠,单手支撑地面,一只腿放直一只腿蜷起另一只胳膊抚着膝盖,金色的短发在落日余晖的照耀下显的熠熠发光。他身后披着一个短披风,上面印有‘七代火影’的模样,望着水天一色的湖面是那双清泉般碧蓝的眼睛。他此刻很安静,风吹过草坪形成一排排波浪,不再像小时候那个大叫大吵的熊孩子模样,现在的他要显得成熟稳重的多。

我站在他身后很久了,他也坐在哪里坐很久了。我想开口叫他,但又想到我的身份,我只不过是一名为世人所唾弃的魔鬼,而他却是为世人所崇敬的圣天使。我自嘲了一下自己的想法,侧身准备离去。我不知道该去哪儿,该干什么,只觉得自己头上一片昏暗,沮丧,失落与孤独一起向我袭来。

『佐助。...

我叫宇智波鼬我有话要说

我以前有两个伙伴,我很不高兴。

刚上忍者学校老师说要三人组队的时候我是非常拒绝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从小的素养告诉我有好东西要毫不吝啬的分享给朋友。当我第一天去忍者学校的时候他们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怀里抱着的装有三色丸的黄色纸袋。虽然很不乐意但还是让出去了。话说这俩人太忒能吃了,尤其是那个女的,一口一串一口一串,真心疼!很快我一袋满满的香喷喷的三色丸那俩人在我强烈的幽怨的小眼神下全部一个不留的吃完了。

喂!好歹给我留点啊!但是忍者的素养告诉我,我不能生气!恩,我没有生气!我只不过是在他们吃三色丸的时候仔仔细细的观察他们而已了!明天在多买点就好了。

我原本以为我会一直讨厌那个超级凶的女的还那...

木叶副食店

今天值班的止水比较烦闷,其中的一个原因是今天营业碰到的都是一群奇葩的怪蜀黍人。

首先来的是戴着一个只露一只眼的橙色旋涡面具,头顶着一对黑色猫耳的人。一本正经的红着脸问这里有没有男款的情趣内衣,最好要带口罩的。

止水的内心:拜托你看清大门上面的几个大字“木叶副食店”是副食不是服饰啊你个贤二,话说,你一个一米八几的男人别这样扭扭捏捏的好不好......等等,我的侧重点好像搞错了,男款的情趣内衣?恩??

“出门右转,谢谢合作。”

然后是一个有着张扬的白发,戴着眼罩,另一只露在外面的眼了无生机,跟条咸鱼似的。一只手插在口袋里,一只手拿着一本封面上有个“禁”的图标的黄皮小书,页角看起来已经有点软...

© 小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