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会失踪(打死它
▷有坑必不填(打死它
▶短篇没写完的会补上
▷有 驾 照

▉▊▋▌▍▎▏▎▍▌▋▊▉




================

*渣文笔,随便看看就好

*单引号是心理活动

*尚且算个小甜饼吧

*食用快乐




宇智波一族被灭门,鼬理所应当被各大国下了五国通缉令。他何曾内心没有泛起波澜过,那也仅仅是一丝不起波浪的波澜而已。鼬的眼光总是很远,而且他还拥有了万花筒写轮眼,尽管如此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不到前方的道路,彷徨的无助纠缠了他一小会儿。他明白三代交给自己的那个任务到底代表着什么,不过他都不在乎了,他清楚自己的器量,并打算一窥世间的器量。此时,他在自己木叶护额上用上他所有的思念划了一道不可磨灭的痕迹。

宇智波止水,木叶里赫赫有名的上忍,刚执行完S级任务也踏进了木叶的大门口。隐隐约约感到向当代火影汇报了任务情况,交了任务笔记,三代似乎有什么想说,嘴唇蠕动着,又只是叹了一口气,“你清楚你是谁吗。”止水稍微愣怔了一下,没有开口,只是看着老人布满皱纹的脸。三代从抽屉里拿出烟管转过身开始抽,不时吐出一个个烟圈,“你是木叶的特别上忍宇智波止水,是保护村子的存在。”止水稍稍欠身道:“这本就是我的职责。”三代用眼角的余光看着这个宇智波,他的脸上还尚存一丝稚气。他们都还没有成年。“恩,下去吧。”

止水‘回家’后根本不相信自己眼前的光景,不过事实就是如此——他的挚友宇智波鼬屠了整个宇智波。

止水总算是知道自己心里承受能力究竟有多么脆弱,双重的打击一齐向他涌来,当他跪在宇智波族地的大门前自言自语着:“小鼬,我该怎么办。”时,他才猛然惊觉鼬已经不在了,就连强大的幻术都不曾给过止水这么大的精神打击。他试图去寻找为什么,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他:鼬的选择是正确的。并且止水愿意这么相信。


“我们迟早会见面的不是么。”


作为木叶叛忍的鼬很清楚自己迟早会和作为木叶上忍的止水有个不愉快的碰面。

鼬在一座叫不出名字的高山上和某种意义上的同伙庄严的看着无边的云端,他是目前这个组织里年龄最小的,但羽翼却不是最稀少的,他拥有锋利的爪牙,以及犀利的双眸。 这个被世人所唾弃的组织同时也叫人们心声畏惧,他们强大,但是被所谓的和平所抛弃,他们有着自己可歌可泣的故事,他们是和平的牺牲者,不,他们是和平的另一面,是和平在地平线上的对称点。

“小鼬长大想做什么呢。”那是止水初识鼬的时候,随口问的问题。鼬就坐在止水伸手可及的位置,

“如果可以,想开一个花店或者咖啡店,很安详宁静不是么,然后再加点悠长典雅的歌儿,那就妙极了!”鼬的额头上都还很平滑,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神采飞扬。

“宇智波鼬,该走了。”

“恩。”望着广阔的景象总会让人出神。


临近夜幕的时候,止水得知自己还有个小表弟佐助尚还存活于世,或许一切都还不算糟糕。他找到了他的小表弟,他俩对坐在床上,佐助低着头黑色的大眼睛彻底没有了魂魄,仿佛没有聚焦的地方。止水安静的看着经历了灭顶之灾的小孩子,然后听见了他肚子饿的声音,佐助这才动了动吞吞口水。止水去厨房掂量了一会儿厨具,顺利报废一个锅后,拿了一桶拉面,佐助摆出一副拒绝的模样,止水摊摊手表示:“以前我回来都是小鼬跟我准备饭的,出去也都带的是小鼬做的便当,手艺已经不行了,先垫垫吧。”佐助陡然下了床,手插在口袋,面无表情冷冷道:“我饱了。”

止水拿上拉面跟在小孩后面,当然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佐助来到了未做完的火影岩的栏杆边,眺望着灯火阑珊的木叶,以及寂静的宇智波族地。止水跟了过来趴在栏杆上。耳边有蚊虫嗡嗡的杂音,还有风吹过的呼啸声,以及鼬偏长的头发被吹起时的声音。


鼬拿到护额后兴高采烈的在止水面前晃悠,可是他想尽一切办法都没有把护额系上,只好悻悻看向止水,给止水一个‘我需要你帮助但是我就是不说’的眼神,止水会意后招手让鼬坐在自己开叉的双腿之间的位置。细细给鼬系好护额后还整理了一下鼬耳边的碎发,鼬只是笑笑没有说什么。

“现在小鼬长大后想做什么呢。”止水把下巴放在鼬的头上,双臂抱住小小的鼬。

“做一名忍者该做的任何事情。”鼬向止水身上靠了靠,背后贴在止水的胸膛上让他感到分外的心安。

“唉,这跟鼬小时候的说的不一样呢。”

鼬把头向后偏,伸出手点了一下止水的额头,‘这不是你对付佐助的手段吗。’

“因为我成长了。”


“给,吃吧,我知道你饿了。”止水把拉面硬塞给佐助的怀里,正准备走的,听见佐助说:“宇智波止水。我没开水,现在怎么泡啊。”止水转过身说:“去河边打点清水然后一发火遁。”

“你教我,我怕把拉面全部烧了。”

“叫我止水老师。”

“成,止水。”

‘怎么你跟你哥性别差这么大’止水暗暗在心里哀嚎。

在宇智波旧址的湖边,止水简单的教了一下佐助控制火遁的力度,佐助虽然没有鼬那样过分的聪明,不过也是在较短的时间内掌握了要领,起码只烧了一桶拉面。

“我要杀了那个男人。”佐助吸溜吸溜地喝着汤底。

“少喝点汤底,容易上火。”止水看着佐助吃,他本来都不怎么饿。

“我要杀了宇智波鼬。”佐助听了止水的劝告,把剩下的扔到了垃圾桶里,拒绝了止水的纸巾,拿出自己的小手帕擦了擦嘴。‘这点倒挺像小鼬的’

“你是要加入我,还是阻止我。”

“那你是要听教科书的大道理,还是宇智波止水的大道理。”

佐助不高兴的转过脸,“行了,你还是个孩子,好好上学别想太多,我有事先走了,你照顾好自己。”说完一个瞬间走了。


回到火影楼,白色的炽光灯照亮了房间里的角角落落。“我再问你一遍,你清楚自己是谁吗。”

——“你是要加入我,还是阻止我。”

今天的这两个问题使止水犯了难,如果是别人,止水相当清楚自己该做什么,可是他要选择的不是别人,是自己的挚友。他做事从来没有像今天这般优柔寡断过,这不是个好兆头。

“看样子你还是没有做好觉悟。”火影叹了一口气摘了火影帽子放在桌子上,发白的头发显现出来,“想听原因吗。”

“不,我相信小鼬。”止水站起了身子,并且他已经感觉到了楼外的数名精英忍者的查克拉。

“那你是要杀了我吗,杀了当代的失败的火影?”

“也不是,“止水思量了一会儿,”能替我们照顾好佐助吗,他还只是个孩子。“

“我已经明白了,这是木叶的一大损失。”

火影转过身,看向灯火稀疏的木叶,止水也亮出了写轮眼,“来人,给我拿下逆贼宇智波止水!”

数名在黑夜中潜伏的精英上忍涌入火影楼而止水已经瞬身走开了,“通知下去,发布宇智波止水的通缉令。”

“是!”


在悬崖上坐着的鼬凭借着万花筒写轮眼,远远地看见一个残影在树林里穿越,当今速度可以这么快的,估计只有他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也罢,早点做个了解,也是一种解脱,该来的.....

“放心把,该来的已经不会来了,小鼬。”止水已经站在鼬的后面正稳健的向自己走来。

“......”

“我也被下了通缉令了,你说在公告栏上,我俩的照片会不会贴在一起啊。”

“......”

“哇啊啊,小鼬,你坐的地方好高啊。”止水假装重心不稳的做着滑稽的动作。

“小鼬,“明朗的月亮就在他们身后不远的地方,穿着短袖的衣服止水的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从背后抱住鼬,就像小时候一样,鼬的体型还是比止水小了一圈,尽管穿着一件宽大的袍子,”你长大想做什么呢。“

“我已经长大了。”鼬额头上带着一个划花了的木叶护额。

“我是说以后。”止水把下巴放在了鼬的肩上,鼬没有抗拒。

“我想了很多,比方说一直待在这个类似雇佣团的组织;去某个村庄里隐姓埋名,种种地,种种花;或者去来一个旅行,想想过去,想想现在,想想未来;也可以做最初想做的事情,开开小店,什么的。”

“不过我总是缺一样。”

”是很重要的一样?“

“没有他,这些都会显得乏味,我本身是不太喜欢打打杀杀的。”

“那你现在得到了吗。”

“得到了。”


————END


评论(5)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