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会失踪(打死它
▷有坑必不填(打死它
▶短篇没写完的会补上
▷有 驾 照

▉▊▋▌▍▎▏▎▍▌▋▊▉




================

逆风

*与原著的故事有偏差

*招式有参考

*职业水吹。✧⁺⸜(●˙▾˙●)⸝⁺✧ 


1.

阴冷的洞穴里,冰凉的水滴垂在钟乳石上,似乎要在下一秒就要被冰冻。这可不是一个火系忍者该待的地方。

“想清楚了吗?”脸部插满柳钉的男人低沉道,声音在洞穴里有个小小的回音,想要贯穿整个灵魂般,回荡回来同这洞穴一般的阴冷。

火系忍者沉默着,他不畏惧这一点点的寒冷。

“那......”他缓慢从宽大的袖子里伸出手做邀请的模样,“让我来看看你的决心。”

“很难吗,”火系忍者终于开口,尾音显得轻佻,他摘下带有木叶的护额,伸出食指,火苗立刻窜上指尖,在护额上面轻轻一划,铁块被灼烧,整个护额不再光鲜亮丽,倒显的狰狞不堪。他轻笑着,似乎很享受这一过程。

“很好......”他的眉头向下压了压,一名蓝发的女子向火系忍者带来了一套黑底红祥云的衣服,只是领口处做了一点小小的改动,而且整件袍子也没有扣子之类的东西,就像一件风衣。火系忍者卸下在背后的短刀,单手拿过袍子一把披了上来,顿时墙壁上的火苗一簇簇点亮,在绝望的舞动着,仿佛在迎接着什么,火光充斥着蓝色调的洞穴,使其变成昏暗的黄色调。三个人的影子映在墙壁上,张牙舞爪。袍子在披上火系忍者身上的瞬间,狂热的火图案开始从下摆疯狂蔓延,待袍子因重心落下后一切都停止了,攒动的火苗不再躁动,归于平静,然后被阴冷的风吹灭;衣服下摆的火图案也已经定型。他扬起尖削的下巴,诱人的喉结、脖颈的筋骨、优美的锁骨全都不加掩饰显现出来,嘴角张开狡猾的角度,微微眯着的眼睛早已变成了万花筒写轮眼,闪烁着渗人的红光。“我 来 了 。”他一字一顿的说着,好像在对世界宣告,对一切’黑暗‘进行审判。

“欢迎你,“ 那个男人似乎有着不可抑郁的兴奋,嘴角止不住的抽搐,”宇智波止水。”

他用他最后余下的温柔,拽了拽领口——晓的衣服总是很合身,轻声道:“鼬可以回去了吗。”

“在你踏足这里的时候就已经还他自由了。”

“你就不怕我临时变卦?”止水斜着眼看着这个不正常的男人。

“我相信你不会,”死板的面部终于忍不住崩开,“因为我在你眼中看到的,可不只有他,”那个男人紫色的瞳孔发出危险的光芒,“还有无穷无尽的,自由的野心。”

阴影笼罩着止水的半只眼睛,红光在黑暗里似乎成了最妖艳的红玫瑰,像在滴着血,美丽,而又致命。最后的一丝温柔已经用尽,他负上短刀,朝向洞穴的出口,狂妄的说:“嘿!老兄,普通的劫持什么的无聊透顶了,”

“佩恩,或,叫我天道。”他的手心忽然多出一枚带有“离”字的戒指,在粒粒水珠的映衬下熠熠着银光,投下一处小小的光斑。“我不介意你给我些充满惊喜的礼物,毕竟你可是用你自己赎回了宇智波鼬,我要看这个选择会不会让我亏损。”

止水嘴角裂开不可思议的弧度,转过身走向佩恩,应该说他的老大,抬手拿过戒指,又向出口处走去。他把戒指向空中抛了一下,戒指的边缘爬上火状的藤蔓,就想他一样张狂,然后稳稳当当环住手指,“不如,抓一只八尾来开个Party?”他捏捏手心,戒指在骨节分明的白皙的手上紧紧咬着,适应了一会儿戒指,止水身体渐渐变成一群嗡叫的蝙蝠,化作幻影消失了。

“冻住一切的熊熊烈火,”

“他会是个绝佳的选择的。”



2.


雷之国是个挺不错的地方,一群乌鸦落在云雷峡的顶峰,周围环绕着棉花一样的白云,他单腿悬空,另一条腿蜷缩着,手支着脸颊,静静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白云,群山,大海,贯耳的雷鸣,这似乎就组成了云雷峡。止水在顺利打了第6个哈欠后决定不再等了,他站起身子,腿部有点麻意,不过没关系,不碍事。他扔了一个苦无,苦无在云层里穿梭,锋刃渐渐燃上一星半点的火花,然后擦出一团火焰,直插在城堡大门口前的土地上,耀眼的火光招惹来了看门的守卫,止水在顶峰打了一个响指,苦无随即爆炸,守卫就这样被炸的尸骨无存。

城堡里开始有了骚动,止水很快锁定了目标——戴墨镜,七把刀,古铜皮肤,淡黄发色,牛角刺青,爱说唱,这些是他在木叶时看到的资料上显示的特征,这么明显,就他没跑了。止水从顶峰上跃下来,迅速拔出短刀,重力势能转化为动能,止水俯冲到八尾人柱力跟前,抬手向他劈去,八尾人柱力也不是泛泛之辈,他敏锐的感觉到止水的存在,并不知何时拔了三把刀格挡住止水的突袭。奇拉比脚边的土地像蜘蛛网一样开始崩裂,并下陷。止水收回短刀狠狠插入地下,趁机用脚踢两下奇拉比,奇拉比退后了几步,而止水的攻势还没有结束,脚刚着地就把短刀拔起,蹬着地面一个冲击到奇拉比面前,日晕舞,狂风剑不断交替使用,鲜红色的晓袍在随着短刀狂舞着。

周围的群众惊慌失措,云雷峡的上空尖叫声此起彼伏。

对于以剑术与体术著称的雷之国,奇拉比自然还是可以接上止水的这些招式。止水开启写轮眼,强化了火遁,使用了剑跃炎,形成了火之刀刃的攻击,带有一定量的风属性,不断的连击使奇拉比又陡然处于下风,两把刀因为格挡直接断掉了。

“你个笨蛋,你个混蛋。”奇拉比还是在说唱着,一不小心被止水打在岩石上,灰尘顿时弥漫在空中,短刀在止水手里旋了一圈,止水立刻转攻为守,奇拉比借助小小的烟雾,腾身而跃,在空中翻滚着,就像一个带着尖刺儿的河豚。“雷犂热刀”这时才展示出奇拉比真正的实力,他手脚并用,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可以操纵刀,一路紧咬着止水不放,一时间刀光剑影。“飞舞,化蝶飞,化蜂刺”奇拉比的攻势越来越有力量,越来越敏捷,止水的脸上多了一道被剑划破的伤痕,不过是轻伤。

止水向他展示一个邪魅的笑:“伙计,这样会弄脏我的晓袍的,我还挺钟意它的。“止水迅速结印发动了豪龙火之术,一条盘旋的炎龙在极短的距离内成功命中了奇拉比,发动招式时止水向后一跃,瞬间绿色的须佐开启炸开了碍眼的小山,腾出一块可以施展的空地。奇拉比很快站直身子,进入了尾兽化的状态。须佐继续变化着,直到完全体时才停止,“神之力,见之难逃一死。”

最后当然是止水胜利了,挂了点小彩,脸上这个剑伤恐怕要落疤。奇拉比试图用一条残破的尾巴远遁,不过被止水发现,开始万花筒写轮眼,使用了光芒,彻底收了八尾。

止水散去须佐,呼了一口气,“真是浑身解数都快用尽了。”拍了拍晓袍,收回短刀,回基地。



3.


“不用组队?”小南有些惊讶,止水用八尾人柱力回答了这个问题。

“挺刺激的,“止水躺到带靠背的椅子上,”玩儿命,俩人的话就有点多余了,当然,除非是鼬做搭档,不过没可能了。“

“那下一步你要干什么。八尾已经到手了,我猜剩下的你不会太感兴趣。”佩恩坐在止水的对面。

“毁掉木叶呗。”然后跟鼬一起生活,随便什么都好。

“九尾?”

“你怎么理解都可以。”

“至少我们目的相同。”

“根本目的不同。”

“哼。”

佩恩冷哼一声后这个会议就算结束了,木叶,吃枣药丸。



——————————-

*“离”在八卦中代表“火”

*对止水的滤镜有点厚,不过我乐意,哼哼(〃'▽'〃)

*就是想写写晓水,阿水穿晓袍的时候帅裂我,我不管,火遁就该用的帅气一点(*/ω\*)

*一起分享晓水◕ᴗ◕。





评论(10)
热度(34)
  1. 黑Sè.葬礼ポ小C————失踪人口 转载了此文字
  2. paradise小C————失踪人口 转载了此文字
  3. paradise小C————失踪人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