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会失踪(打死它
▷有坑必不填(打死它
▶短篇没写完的会补上
▷有 驾 照

▉▊▋▌▍▎▏▎▍▌▋▊▉




================

1.

“这算什么?”几乎整个身子都缠着绷带的带土,刚从硬硬的石床上滚下来,睁眼就发现一个不得了的东西,一只旗木卡卡西就蹲在那里翻着死鱼眼看着自己,满脸的嫌弃。他愣怔了一会儿,手伸向他:“卡卡西,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他手自然的搭在卡卡西肩上,但是他尚未长成的右手穿过卡卡西的身体软绵绵的打在墙壁上,白色的液体慢慢垂到地面上,粘稠不堪。

“别浪费。”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从高大的石椅上颤颤巍巍走下来,像在风中的芦苇,可能随时都会被折断。他走到带土的面前,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带着沙哑的嗓音,“这可是上好的药物。”说着他把这些粘稠到令人呕吐的东西,用微薄的查克拉重新敷到带土的皮包骨的胳膊上。完成之后又慢腾腾地走回去,他每开始迈一步带土就提着心吊着胆,生怕他摔跤。老人艰难回到石椅上,轻轻盍上眼。

“你没有发现这里多了一个人吗。”老人曾经跟带土说过他是游走于生死间的死神,怎么会看不到这个该死的小白毛。

“恩?”老人依旧闭着眼,看样子光是走几步就已经废了他大半的精力。疲惫挂在脸上,皱纹又加深了。平稳的呼吸告诉带土他已经睡着了。

带土看向卡卡西,还是暗部的装束,没有写轮眼。“嘁,赝品。”随即在带土放松的时候卡卡西一拳砸在带土的脸上,留下一个青紫青紫的伤痕,带土反应了好半天,左手颤抖指着卡卡西语无伦次道:“你你你你你你你,你可以打到我??为啥啊啊!!这不公平!”眼看卡卡西做好架势又要轮一圈过来,带土狠狠闭着眼睛,等来是轻柔的抚摸。卡卡西手掌托着带土的脸,大拇指轻轻的揉着。”疼吗。“还是那个卡卡西的声音,包裹着面罩,让他本该清脆的嗓音变得沙哑不堪。

“疼。”本来带土想冲着卡卡西大吼,他正面对上卡卡西眼睛的时候,里面似乎很浑浊,又他看不清的东西。但是里面清清楚楚倒映的是自己的身影,没有一丝的怜悯和厌恶。这么一看,卡卡西的眼睛似乎又很澄明清澈,像一面镜子,镜子里面的东西不就是虚假的么。带土尝试触碰卡卡西,还是失败了。明明他的呼吸,动作,就连物理伤害自己都可以感觉的到,偏偏自己对他什么都不能做,做了也没什么效果。

作为死冤家,这对于我有点太不公平了。带土在心里想着。

“好了,我不疼了,”带土等卡卡西慢吞吞放下手后重新回到石床上补上一觉,虽然不知道现在什么时间,但是他得生物钟告诉他,现在是睡眠时间。

带土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发现有什么东西压在自己肚子上,“该不会是鬼压床吧,死神不就在那里吗.....不怕不怕,别睁开眼就行......据说有效?”带土像是忽然察觉到什么,坐起身子看见卡卡西就枕在自己肚子上,还翻着死鱼眼:“喂,这么大了你还怕鬼?”

“那你干嘛要枕我身上,反正石床这么大,也不是不够睡啊。”

“再啰嗦杀了你。”

带土乖乖闭上嘴巴,撇撇嘴表示不高兴。

“幼稚。”

带土用手假装捏了捏卡卡西的脸,虽然没效果。卡卡西显然更不高兴了,也坐起身子用手捏着带头的脸往两遍扯,有些得意地说:“你是想这样吗。”

2.

带土最终妥协了,卡卡西枕在他肚子上,他翻了几个身,差点就整个人躺在带土身上,带土被卡卡西折腾的半宿都睡不着。

“你到底要干嘛,翻来翻去的。”

“石床太硬,睡不习惯。”

“为什么你还需要睡眠?”

“我怎么就不能睡眠了。”

“行了行了,你别乱翻了,趴我身上吧。”卡卡西体重要比带土轻得多,由于他俩体型差不多,卡卡西就不得不蜷起身子,虽然有点难受,但总比睡石床上要舒服的多。

卡卡西的头发抵在带土的下巴上,引起一阵瘙痒。

“你平常都睡在这种地方?”卡卡西说起话来带土胸口随着卡卡西声带的运动振动。

“不然呢。”带土语气有点困乏了,尾音渐渐淡化。带土就不知不觉睡着了,也不知道后来卡卡西问了什么,似乎问的问题还挺多的。

第二天自然醒来发现卡卡西睡在自己的身侧,在石床的另一边。皱着眉,许是昨晚没睡好。带土蹑手蹑脚下了床,以防吵醒他。去一个类似蛹的房间(洞穴)里用地下水进行了洗漱,然后独自沿着墙壁习惯新的身体,做着复苏的运动。趁着这个寂静的时间,带土出了神,这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连老爷爷都察觉不到他的存在,老爷爷不是说他很厉害吗,整天给我讲年轻时多么多么叱咤风云,就一人压得住他。说来也奇怪,我碰不到他,但是他可以碰到我。想到这里带土鼓了鼓包子嘴,以后卡卡西想怎么捉弄他都可以,但偏偏自己还还不了手。

卡卡西打着哈欠顶着黑眼圈凝视着空气,应该在意怔*着。“带土过来。”卡卡西恶狠狠的看向带土,带土背后起了一身冷汗,这小白毛又要干嘛。带土跌跌撞撞也总算是走了过来。“转过身去。”带土就照着他说了做。“坐这里。”然后卡卡西就在按他的背后,很有力道很舒服。

“你这是干嘛。”

“我就不信你睡这里这么久腰不酸背不痛的。”

“大概,习惯了吧。刚开始确实有点不适应。”说完低声像个傻子一样地嘿嘿笑。

“......“卡卡西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捶背揉肩,样样都做的很出色。

“我从来不知道你这么会按摩的。”

“......你不知道的多去了。“卡卡西狠狠地加大了力度。

“喂!你不能这么对待老弱病残的!”

卡卡西罢工第一件事就是捂着肚子说:“我饿了。”

带土拿过白色的粘稠液体摆到卡卡西面前,“这是目前最有营养的东西......”卡卡西一脸嫌弃加不可思议。

“你说你,怎么还需要吃东西啊,在我看来你就是个幽灵,幽灵知道吗,不吃不喝的那种,那像你这样,吃饭睡觉样样都要。”带土带卡卡西去了地下洞穴,让他喝了水充饥。

“亏你还能生活下去。”

“我想早点康复,快点回到地面,然后大声向他们宣布木叶的火影回来了,还有,“带土神采奕奕的声音低了下去,“还有就是可以快点见到水门老师,琳,和......”

卡卡西甩了甩手上的水,“怎么,不敢叫我名字?”

“谁说不敢了,卡卡西卡卡西卡卡西卡卡西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卡西。”


3.

带土扑腾一声从石床上坐起来,老人就在床沿用大镰刀支着身体看着带土,还有两只长得滑稽的白绝,都看着带土。

“你刚刚在叫那个暗部小子的名字,做什么噩梦了?”

“没,什么都没,加大训练力度吧,我想快点回到地面。“


——————END




===========================

*“意怔”,在我们这里就是刚睡醒迷迷糊糊的那个状态。

*题目“怡”代表美梦。

    

评论(2)
热度(47)
  1. 黑Sè.葬礼ポ小C————失踪人口 转载了此文字
  2. paradise小C————失踪人口 转载了此文字
  3. paradise小C————失踪人口 转载了此文字
  4. paradise小C————失踪人口 转载了此文字
  5. paradise小C————失踪人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