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会失踪(打死它
▷有坑必不填(打死它
▶短篇没写完的会补上
▷有 驾 照

▉▊▋▌▍▎▏▎▍▌▋▊▉




================

荒诞

*私设:团藏年龄有改动;晓众算是木叶一边的。(晓众算背景,其实也就提了一下组织名儿。)

*警察制度我瞎说的,百度半天看不懂,反正警视监就是比牛逼低了一个档次就是了。

*有点OOC

*食用快乐



1.

他被冠上谋杀自己亲弟弟的罪名。警官左手拿着一个小本子,右手把圆珠笔笔头按的咔咔作响,腰间别着一把警棍,他的右眼缠着可笑的绷带,连及额头也被裹上一圈。他的审讯时间枯燥又无聊,此时此刻数着时间流逝的几分几秒都要比怎么解开手上的废铁块有趣的多。

“你别嚣张。”鼬也不是不认识他,团藏,木叶警察局里就他水深,虽然就比自己稍微大了那么几岁,但是好歹也是混木叶高层的。看着鼬回答自己问题时漫不经心的样子,他终于维持不了大众眼中的老好先生模样,把领带胡乱松松,圆珠笔被狠狠摔在铁桌上,部件崩出然后粉碎。面对圆珠笔突然发出巨响,鼬连睫毛都没颤一下。

“你能从‘晓’里出来真是个意外,‘晓’本来就是关押你们这些无恶不作的恶棍,你能从里面出来简直就是个奇迹,但是,到了本部就不一样了,”团藏狰狞着面孔,绷带险些裂开,鼬倒是好像不是在说自己似的,脸撇向一边看着一扇小小的窗户,屋内的阴暗与那一扇小小的窗户形成鲜明对比,那里有看上去暖暖的阳光,有郁郁葱葱的树冠,估计在过几年树枝就会伸进窗户。隐隐约约还看到一只黑色的昆虫和一只白色的昆虫,大概是蝴蝶吧,鼬已经看不清楚了。

“我说了,你别得意。”团藏‘bong’一声拍案而起,伸出手想揪住鼬的头发,不料被鼬抓住手腕狠狠地向后扭,临近骨折的痛感让团藏失声大叫起来,一时间有点重力失衡,用另一只手撑着桌子,忍了一会儿把手偷偷向口袋摸去,鼬用力把团藏的手向前拽,起身贴着桌子翻了一个滚单膝跪在桌子上用铐链栓着团藏的脖子。从团藏太阳穴暴起的青筋就可以知晓鼬究竟多么压制他了。

“你这个.....疯子。”团藏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鼬不轻不重栓着他的脖子,让他痛苦,又不会让他昏迷。

“曾经名震四方的警官,”鼬瞥了一眼团藏警服的臂章,“竟也会沦落到这种地步,没想到吧宇智波鼬!”鼬呼出一口气,也不知道是轻叹还是深呼吸。

“而且.....“团藏用手挣扎着铐链,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然后大笑着一副怜悯的样子:”还被冠上弑弟的罪名,哈哈哈“鼬愣怔了,铐链松动了一下,团藏趁机拉开铐链,脖子从铐链的圈内脱离,本以为可以继续压制住鼬,谁知鼬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撬开了手铐,反身嵌住团藏,试图把团藏向下压,团藏的下巴磕在桌子上,磕掉了两颗好牙。“咔嚓——”手铐一端扣住了桌腿,鼬坐在团藏的背上,让他动弹不得“咔嚓——”手铐另一端扣在了团藏的手腕。

铁门发出难听的金属声,让鼬心里发麻,随即传开一阵鼓掌声:”好了,你的表演很精彩,但是该谢幕了。“一群人鱼贯而入,在鼬周围围成一个圈,手里都拿着武器,枪口对准鼬的脑袋。

“我叫宇智波止水。”

2.

鼬被逼着,也不能说是逼了,因为那群拿着机械的人被干掉了,在那位新来的警官面前。他倒是袖手旁观着,没有出手,等鼬处理好,用衣服擦擦眼角的血,那位新警官才动了动身子

“走吧,跟我去别的审讯室。”

“你不管?”

“算.....正当防卫吧,毕竟团藏先的。”

3.

“光线不错,不像审讯一个重犯的地方。”

“我比较喜欢亮堂堂的屋子。”里面有一些绿色的盆植,和几朵浅色的花,看上去惬意的多。

“一把椅子?”鼬挑了挑眉。

“尊重‘犯人’。”

“这算什么。”鼬噗嗤笑了,“我现在对你充满了兴趣。”

“我刚刚就对你产生兴趣了。”

鼬坐在椅子上,头发经过刚刚的搏斗湿透了,他时不时撩拨着散落的长发。

“我没有皮筋,只有一根比较细的绳子,不介意的话我来给你绑吧。”

“不要太丑。”

止水听之后用食指在戳了一下鼬的脑瓜子,明明很轻的力道,鼬还是装模作样地把头歪向一边,“嘶——疼!”

“疼你个鬼。”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有鼬不停的抱怨止水扎头发时拽的疼,然后自顾自小声不停的碎碎念,止水也只当充耳不闻。

“来几天了?”

“两天。”

“这么快就到警视监了,有内幕?”

“喂喂,我才是审问的那个......”

然后又是一阵寂静。

“我讨厌团藏。”

“英雄所见略同。”

他俩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不是,你扎个头发磨叽什么呢。”

“爱不释手。”

“走开。”

于是终于到了宇智波止水警视监

“你杀了你亲弟弟了吗?”

“我没有杀害我弟弟。”

“我信了。”

“就这样?”

“就这样。”

“你会被炒鱿鱼的。”

“我觉得你这样的人没必要撒谎。”

“你很有吸引力“

“是吗,我也这么认为。”

“......”

5.

鼬又回到了那个监狱里,甚至连衣服都没换,黑白条交配的连衣服上仍然沾着血迹。这里没有小窗子,整个房间都昏暗无比,没有生命体。他缩在墙角,像是在发呆,又像是在想很多事情的样子。鼬待在监狱里的录像类似默声电影,而且是很枯燥的默声电影。这是止水在监控室里什么事儿没干就看着监控画面得出的结论。

“这人有病吧。”同止水一起的老警官似乎并没有他那么有耐心。监控里的鼬开始走动了,走向摄像头,然后默默的朝监控伸了一个中指。

“我靠,他是神啊,居然能听见我说话?”

“大概吧”止水翘起二郎腿,手指在桌面上运动。

“......”老警官拿起茶杯,边喝水边走了。

与此同时调查部那边派人来送了一些资料给止水,止水看了关键词儿后用手指弹着资料纸:“瞧瞧,我就是我认人很准。”

6.

光亮自己走进了监狱里,打开了鼬这扇门。

“嘿,伙计,你可以走了。”止水靠在监狱的铁门边儿,用手指转着钥匙环。

鼬就好像出了普通的门一样,不像其它犯人,只要踏出这个门就欣喜若狂。

“你不问问是谁?”

“我心里清楚。”

“这是我的审问你做的笔记,赏个光看一下呗。”止水用手心握住转过来的钥匙,拿出一个笔记本。

鼬停了下来,拿过本子,里面显然是夹着什么东西,鼬抬眼看了一下止水,直接翻开有缝隙的那一页。

4.










TT......


评论(5)
热度(24)
  1. 黑Sè.葬礼ポ小C————失踪人口 转载了此文字
  2. paradise小C————失踪人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