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会失踪(打死它
▷有坑必不填(打死它
▶短篇没写完的会补上
▷有 驾 照

▉▊▋▌▍▎▏▎▍▌▋▊▉




================

鹦鹉

『Misaki?』伏见怀疑自己是不是点了只要出S4工作室就会遇到八田的技能,而且是满点的。
八田没有像平常一样大吵大闹地去冲向伏见,而且也没有花式翻滚着他的滑板,倒是一脚蹬一下,慢悠悠地擦过伏见青组制服肩头的棱角处,气息一呼而过,甚至没有给伏见一个眼神。往常时刻都有“身为吠舞罗成员的热情与骄傲”环绕在八田的身周,这次什么也没,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刚学滑板的少年。夕阳西下,八田难得背朝太阳,处在长长的阴影之中。
追随太阳的火热才是他伏见猿比古的八田美咲。
现在低沉的八田,伏见都懒得挑衅他。
伏见当然也猜得出其中的原因,明天八田生日,他一定提前看过以前的生日录像。
『啧,真是的,明明是个小鬼,怎么总是学不乖。』伏见的手摸上刀柄,不,是刀柄上挂的八田挂饰。伏见玩弄了一阵,脚尖一转,重新走向S4工作室。
——————————————————
“吱呀——”门打开了。
『哦呀,这不是伏见君吗,这么晚来这里是有什么烦恼倾诉么,作为上司的我可是很愿意听部下诉苦呢。』S4室长宗像礼司,放下手中的一块小拼图推了推反光的镜片。
『没有。』伏见表示冷漠.jpg
『一定有......』
『 没有就是没有。』
『伏见君真是冷血啊。』
『室长,我此次前来是有要事拜托。』伏见这才恢复一个部下对上司的态度。『我想请室长画一幅赤之王周防尊的画像。』
『哦呀,真是奇怪的拜托呢,但是作为上司,偶尔帮助一下部下也是应该的。』室长从刀鞘的缝里拿出一把钥匙,打开他办公桌最底层的抽屉,然后又用另一把继续打开里面的抽屉.......
(伏见OS:室长真是可怕的生物。)
然后宗像礼司就拿出一个精致的铁皮盒子,上面有个’尊‘字,尊周围有被灼烧的痕迹,看样子是周防尊的“亲笔”签名了。
『啧。』
打开铁皮盒子里面闪着光芒,室长就从光芒里拿出一张周防尊的画像递给了伏见,而且满脸的骄傲......
『室长.....』
『怎么了,伏见君。』
『啊,不,没什么。谢谢室长,我走了。』
『话说你还没......』
“砰——”
室长推推眼镜『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焦躁的吗,都不等我把话说完,而且还摔门,真是让我们这些做大人的操碎了心。』
————————————————————————————
伏见拿上画,在街上买了一些布跟针线就回寝室了。
当在桌子上摊开室长给的画时候,伏见内心是崩溃的,并将这幅画刷上马赛克丢出窗外。
『啧,我简直是蠢透了才会向室长要周防尊的画。』
说实话,这是伏见第一次亲自操刀做这种东西,不过伏见是谁啊,“程序猿”的名号可不是白来的。在终端上花了几分钟建了一个周防尊和十束多多良的模型,然后照着做就是了
身体能力强,当然也就包括心灵手巧啊什么的,有了模型,再凭借着自己强大的能力,做这个对伏见来说并不像初学者那样,笨拙的缝一针都要磨磨唧唧的,他到底利索的缝。
缝一个还真是不容易,而且还是在大晚上的时候,伏见穿线穿的腰酸背疼特别是眼睛疼,然后随手甩向一边决定不干。
起身离座揉揉酸疼酸疼的肩,又忽然想起黄昏时遇见的八田,就是一阵普通的风,随意掠过申请过专利的自己。伏见不耐烦地坐下去,拾回丢弃的针线和半成品
『Misaki你要是敢再露出那样的表情我就杀了你。』
强大的意志重新灌入伏见的灵魂,明明在全体S4成员中,他是最讨厌加班的一个,现在却是全S4里灭灯最晚的一个。还好他是独住的,不然这件事儿铁定能上S4日报头条上。
————————————————————————————
伏见手里提着东西一脸仙气的从寝室里出来,同住在隔壁的“经常加班之道明寺”遇见了伏见吓了一大跳,又不敢直接冒犯他,只好不出声憋在心里。
『Misaki,哈——』伏见打了一个哈欠,泪水挂在眼角,『要是你不好好谢谢我,我绝对会千刀万剐了你。』
伏见请(翘)了假(班),来到草薙哥的酒吧找了八田。
八田抱着滑板恹恹出了酒吧,
『干嘛。』八田抬头看了伏见的模样,满脸的不相信,捏了捏伏见的脸。
『给你的Misaki。』伏见把手机的额手提袋递给 “一脸见鬼了样的八田” 『怎么,想干架?』
『算了吧,你这幅样子能平稳走路就已经是奇迹了,昨晚是做贼去了?顶着那么大一黑眼圈。』八田只顾着伏见,都没有看手提袋里的东西。
『Misaki你捏够了没。』伏见脸黑着,头上出现几个“井”字
『没。』
『伏见,紧急拔.....』
八田连忙按住伏见的拔刀的手
『我可不想跟现在的你打架。』
『话说你倒是赶紧打开袋子看啊!那可是灌注了我大半的精力和体力,消磨了我全部的耐力,Misaki,你要是不认认真真收藏起来的话,我一定要端了你的窝,另外....哈——』伏见眼睛涩的要死,感觉随随便便闭上眼都可以睡着。
『好,我知道了, 你快别碎碎念了。怨气都溢出来了。』
八田打开袋子,看到尊哥和十束哥的缝制玩偶,每一针都很细腻,整体看上去要比在店里买的要好看的多。
“尊哥和十束哥就在这里,在我的身边。”
『Misaki这样,周防尊和十束哥就是一直陪着你了,少在生日前几天给我摆出那样的表情,我很不爽啊,Misaki说吧,要怎么补偿我......』伏见碎碎念模式开启。
『猴子,』
『啊?』
『谢谢你。』八田用手和胳膊不断擦拭脸上喷涌的泪水,还是没有用,眼泪就像决堤的洪水,难以抑制。
伏见伸出手,托起八田的脸颊,用大拇指抹去溢出的泪水。

『行了,Misaki,生日聚会的时候一定要给我开心.....起......』
伏见话还没有说完就倒在了八田的身上,看样子是因为太累而睡着了呢。


▷我也终于可以说你是笨蛋了呢,我明明还有你,怎么会不开心。



++++++++

听朋友说【鹦鹉】是【最痴情的鸟】,大概吧就。Orz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