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会失踪(打死它
▷有坑必不填(打死它
▶短篇没写完的会补上
▷有 驾 照

▉▊▋▌▍▎▏▎▍▌▋▊▉




================

宇智波的小日常

又名宇智波那些见不得光的事


×


“止水,早上吃煎蛋卷还是炒鸡蛋啊。”

鼬来到床边询问鼓在被窝里的止水,两人同居后,止水真是懒了不少呢。

止水坐起来,裸露着半身,打了一个哈欠

“还是先吃你吧。”

鼬被止水蛮横的拉到了被窝里

今早的木叶依旧春光无限。


×


止水最近喜欢吃甜食,像悠哈啊,甜丸子啊,冰淇淋啊,棒棒糖啊,蜜饯等等

以及蔗糖味的鼬。

鼬表明他可不是摆在货架上供人挑选的零食。

止水:“对。”

只有他一个人能吃。


×


我是一枚腐妹子,最近搬到了木叶小区,听人说这里依山傍水,环境好,条件好,交通好,风气好。

因为我还是一位大学生,刚出炉的,于是就跟另一位妹子合租了一个房间。不过我不用担心,因为那位室友也是腐女。

我俩,很聊的开。

忙碌完一天后,我俩都腰酸背痛的决定跳过吃饭部分,直接睡觉。

但是,更折磨人的是隔壁家大晚上的“噪音”。

我俩心烦意乱根本睡不着好吧!

我们本以为一会儿就会结束,结果发现熬到天快亮的我们根本就是太嫩了。

一整夜啊,一整夜都不带休息的!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吗?

于是,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本来打算去评理的,开门就看见隔壁的也出来的,是两枚美男子啊,腐女之心在燃烧啊!!

其中一个大概二十几的样子,身材挺拔,自然卷的头发,睫毛好长,好羡慕!另一个是比较平顺的头发,而且皮肤好白,好羡慕!要不是看到有喉结,我们还以为他就是女的哩。

后来我们渐渐熟悉了,知道他们一个叫止水,一个叫鼬。其实也不是多熟的样子,总之就是给他们招呼的时候,鼬会很热情的回应我们。止水就会在鼬的后面直勾勾看着鼬。

没关系,我们都懂得。你们只要继续恩爱下去就好!

于是我和室友就过上了时时刻刻被闪瞎的日子。


×


寒冷的冬天里,佐助甚是窝火

某一个火影总是抱着他睡觉,一抱不就放手的那种,有时候全身上下都会麻掉

“因为佐助身上超级暖和。”

“那你也不要抱这么紧啊。”

佐助都快喘不过气来

扭来扭去,就擦出点儿小火,于是,鸣人让两个人都暖和了起来。


×


“小佐助。”

“请问火影大人大热天的千里迢迢来我家干什么。”

“小佐助。”

“......‘

佐助白了一眼未经同意私闯民宅的鸣人,挂在腰间的草薙剑已经拔出一半。

“小佐助你别这样,我有事干。”鸣人握住佐助的手压下草薙剑。

“干什么。”

“干你。”


×


有一次,纲手心血来潮找鸣人谈话。

“鸣人,你从小的梦想实现了,当了火影,也有了力量,现在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可以炫耀吗?”

“佐助很能干。”

“恩?”

“恩,很能干。”


×


“佐助队长,有人说我跟你在一起败坏风气。”火影鸣人为了这件事情特地把他的暗部队长佐助叫了过来。

“蠢到不可理喻。”佐助冷冷的说。

“那怎么办好啊。”鸣人垂着眸看着眼前触手可及的绝世之宝。

“我会以诽谤罪逮捕,反抗就砍了他。”佐助摩挲着草薙剑的剑柄。

鸣人:怎么感觉背后一凉。


×


萧瑟的秋天,枯黄的树叶在枝头上一颤一颤,只消冷风轻吻就会掉下来,归于尘土。

闪光的苦无,决意的红眸,破碎的心灵,迸溅的血珠。

仿佛时间都在这一刻停止,气态的空气不会流动。

白色的慈祥精灵安慰躺下的温热的尸体,大雪早至。

扉间收回苦无,看着他微上扬的嘴唇,似乎他才是这场战争的赢家。

“安息吧,泉奈。”

——CUT

斑过来拿了热水递给泉奈:“这天怪冷的,果然是泉奈啊,一遍过。”

扉间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你真的死了,为了制造效果,我稍微在你的腰间划了一下,疼不疼啊。”

泉奈目视着斑递过来的水杯,眼泪滴在冒着热气茶里:“都怪扉间的眼神那么凶。”

扉间蹲在泉奈的身边,捧起泉奈的脸,用大拇指擦拭泉奈脸上的泪珠:“好了好了,不哭了。”

“要扉间亲亲才可以!”

扉间埋下头吻上泉奈的嘴唇,撬开牙关,舌头嬉戏共舞。

“小鼬?怎么哭了,发生了什么。“

止水从后面环保着穿着黑底红云大氅坐在一边啜泣的鼬。

鼬没有回话,只是在不停的哭泣着,不停的擦拭喷涌的泪水,像是受了极大的委屈。

止水眉头紧锁,是啊,他只是一个灵魂,他早就死掉了。

他也只能远远的看着,什么都不能做,明明他就在伸手可及的位置。

“以后我都不要碰洋葱了。”鼬噙着泪水,眼角红红的,鼻尖也红红的。

止水:.....哦。

×

“佐助,哈.....啊.....”

“慢点,鸣人。”

“哈.....受不了了。”

“不要急。”

“拉到肉真疼。”

“谁叫你这么不小心。”

×

本来初代火影是柱间的,但是在柱间的极力推荐下,斑成了初代目火影。

“柱间快移开你的视线。”

柱间直勾勾的视线让斑浑身不自在,

“不要。”柱间斩钉截铁了说

“我还要办公啊,火影的杂事超级多,另外,你不是火影也好歹是个千手族长啊,有这么清闲到来我这里盯人游戏消磨时间?无聊不无聊。”

“不无聊。”

“你这榆木脑子里都在想什么,不可理喻。”

“满脑子都是斑斑高潮的样子。”

于是,临时搭建的火影楼又炸了,好在上一个被炸的火影楼修好了。

×

“斑斑,有没有兴趣试试捆绑piay?”

“不要。”

“为什么。”柱间身后出现一些树枝。

“我不要,不然我就离家出走。”斑把镰刀架在柱间的脖子上。

“好好好。”树枝收了下去、

“变态。”

“其实,我也就是随口问问而已.....”

“不知廉耻。”

柱间把斑抱起来

“你干嘛。”斑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弄的脸红透了。

“做运动。”

“唔.....恩......”

×

斑永远不知道,是那个亲手解决他而解救众生的人,每每在下雨时节无意识的流露憔悴,趴在窗外远眺。

着实令人心疼。

像正绽放的花骨朵,突然受了寒,枯萎了,只有零零的几叶花瓣不舍凋谢。

好在,他又回来了。

烈火的温柔,只融化薄冰,保证花儿的完好,安心的感觉。

“我回来了柱间。”

“欢迎回来。”

熟悉的檀木香味。






——————————————————-

*各种脑洞,但是要又懒的开长篇,于是决定写充满色气和和睦睦的小日常





评论(3)
热度(77)
  1. ❤宇智波控迷妹無極限❤小C————失踪人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