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会失踪(打死它
▷有坑必不填(打死它
▶短篇没写完的会补上
▷有 驾 照

▉▊▋▌▍▎▏▎▍▌▋▊▉




================

Unwanted—zero

————————————————————

*目测又是一个坑,我该怎么办......【望天】

*CP来源动漫《K》




随着白银之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的坠落,石板变得粉碎,然后化作尘粒消失。世界也应该归于和平,至少也该归于平凡。王,该消失了。这是人们正常的逻辑,但是凡事都有个可能不是吗。只要有可能性,不可能的事情就会有几率发生。

以前看八田美咲不顺眼的人这时候又折返回来,他没有了能力,不再是赤之氏族的一员,甚至连成年人都不是。随便一个“混混”都能来收了他。他们拉帮结派的蹲八田美咲。八田刚从商店里出来,就在拐角处被人捂着嘴巴大力的拉进胡同里,手里刚买的东西也乱撒一气。胡同里面摆满了垃圾,臭气熏天,蚊子苍蝇到处乱飞,八田蹙了蹙眉,更多原因是被狠狠扣住手腕的疼痛。那些混混拿着各种各样可以打人的东西,砸的,轮的,什么都有。八田只有一个滑板,而且还离自己很远。

“现在,该让你尝尝苦头了,小鬼。”其中一个人拿着棍子打着八田的肚子。八田失声叫出来,身体并不怎么健壮他差点昏过去。他们依靠都没有了,脱离了吠舞罗,他就成了只要放在人群里就会看不见的那种普普通通的小屁孩。恶霸到处有,就算八田美咲没有招惹过他们,只要他们想想,他们就会随心随欲。

八田尝试偷偷用脚够到滑板,那是他除了这副坏耳机外唯一的东西了。那帮混混似乎发现了八田的小动作,棍子抵在滑板上,装样子试着在空气里轮了几下,不出意外的八田每次都是惊慌失措的闭上眼睛。这个行为成了混混们的乐趣,他们一边对八田拳打脚踢,一边假装轮着滑板。笑声在他们嘴里尖锐的发出。

『求你们了,别弄坏滑板......』八田在心里哀哀祈祷着,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连基本的单音字都发不出,他的嗓子已经哑掉了。

“嘿,兄弟们,这个滑板看起来价值不菲啊。”有一个人出来制止了。『太好了,不要再对滑板出手了。』

“那怎么办。”八田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弄坏啊!嘻嘻。"八田的心咯噔一下,全身都紧绷着,他伸出已经被打的乌紫的手臂,用最大的限度去够滑板。

“不要。”八田声嘶力竭的叫着。那个人已经将棍子举过头顶,眼看棍子就要打下来了,一瞬间时间都凝固了,被高温的烈火所凝固。八田全身上下顿时被熊熊大火所包围,像魔鬼张牙舞爪,热潮一下子击退了围在他身边的人。他的随手抄起一根长棍子,棍子有了火焰的加持,八田不管全身的伤口撕裂的疼痛,他舞弄着棍子,火花似乎在跳舞,跳死亡之舞。

“我说了,不准对滑板出手!!”八田瞬间到那人的面前,速度快到那人都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击倒在地。可是,最终还是迟了一步,滑板的边缘有了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痕。他身边的火烧的更旺,前来围观的人都因为高温赶忙散去。八田伸开手掌看了看手上缠绕的烈火,又抬头果不其然有代表赤之王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悬挂在高空,八田愣了一下,攥紧拳头蹬着滑板从墙壁上走了。

夜幕降临,城市的夜空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只有忽闪忽闪的路灯和地面错综的影子。八田不知道该去那里,他没有家,更别说家人了。他只知道他有滑板和耳机,其它的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不自知饥渴。他就那样落寞的抱着滑板在街头流浪,手捂住滑板边的痕迹。渐渐的,八田麻木了,跟空无一物的黑色幕布一样,他伸出手。

“我是谁.....”

“Misaki!”有个人在背后焦急的叫着一个名字,八田感觉很熟悉,但是就是不知道是谁。

“谁?”

“Misaki!”声音由远及近,八田转过身就立刻被抱住了。他应该推开他,因为他身上的衣服湿透了,汗臭味扑鼻而来,而且白天被混混打出的伤口和淤青这时也因为被紧紧抱着而刺痛,这种感觉糟极了。但是他没有推开,就这样静静的依偎在他的怀里。虽然不知道是谁,但是让八田很安心。比涂在伤口的药还要令他安心。就像不小心跌落在深海里的人突然被什么东西向上拽着。

他似乎在絮絮叨叨说着什么,一会儿责备,一会儿又带着沙哑,像是要哭出来。八田不明白,他明明不认识他。八田看清他穿的制服,是S4的制服,原来是警察。也难怪这么关心自己。

他又感觉他的身体在不断的下坠,耳朵骤然有剧烈的轰鸣声,脑袋晕乎乎的。过了一会儿又突然安静下来,寂静一片。

『杀了青之王,这是你这代赤之王的使命。』

『青之王......是谁.....为什么要杀他。』

『预言书上说青之王可能会暴走。』

八田失神的眼睛没有聚焦点,他闭上死寂的眼睛,他现在什么都不想管,只想在这个怀里多依偎一会儿。

伏见看八田满身伤痕心疼的不得了,本来他是要来这里调查一下关于红色达摩克利斯之剑的事情,到了地点却发现了一堆混混伤的伤死的死。周围还有被火灼烧的焦痕,还有一堆散落的布丁。他立刻想到了八田,因为八田就爱吃布丁,但是也不排除别人,还是无法得出结论。他边整理着头绪边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

或许是偶然吧,他在远处隐隐约约看到八田的身影,他这次身体比头脑要行动的快,因为这一路上,黑色的泊油路有暗红的血渍,八田慢步的走,伏见跑着去追他。夏天的夜晚,氧气被热浪吞没,而且伏见还穿的繁复的制服,没跑几步就已经大汗淋漓了。距离越近他看的越清楚,白色的衬衫被血渍染的不成样子,露出的小臂青的青,紫的紫。他急不可耐的抱住八田,他知道或许八田会不舒服,但是他就想抱着他,一直抱着他。

八田没有动静,伏见看见八田空洞的眼神,他睁大眼睛,吓了一跳。他有那么一瞬间怀疑这个不是他的八田,只是路人。他语无伦次的说着连他自己都听不明白的话,声线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颤抖。早知道他就该从石板被毁后一刻不离的呆在八田的身边,不然也不会生出这么多的事情。他又开始责备自己,他想辞掉S4的工作,他不想在让八田受任何的委屈。他不停的亲吻他的额头,亲吻他湿润的发丝。

他们脚下的影子交缠在一起,又像是即将擦肩而过的两个人。

八田的胸膛紧贴着伏见的胸膛,伏见急速的心跳与八田缓慢的完全不一样,八田的心跳感觉时时刻刻就会停止那样柔弱。然后他就感受到脖颈间传来的平稳的呼吸,大概睡着了吧。伏见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抱着八田的手一直没有放,两个人都湿透了,八田是被伏见的汗浸湿的。伏见把八田横抱起来,看见八田手一直捂着的滑板处,他高兴极了,八田还在意他,还在想念着他。他将八田送到了他的房子,是他的,不是S4的寝室。


八田皱皱眉毛,然后缓慢睁开眼睛,注视着天花板发了一小会儿呆,揽开被子坐起来,环视了一圈,这里装饰比较简陋,几盆不知名的盆栽摆在四周,面前是一个大屏幕,下面有连接的手柄,大概是打游戏用的吧。总之自己就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不过无所谓了,这个世界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八田身上穿着比较宽大的衣服。伤口已经包扎完毕,只是那些淤青估计难好。赤着脚走在毛毯子上,这个房间的地面都是由毯子铺成的,很柔软,很舒服。

他时常挂在脖子的耳机放在床头柜上,倒是滑板,滑板不见了。八田又忽然变得焦急,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焦急,总之就是想快点找到滑板,好像滑板是他的精神依托一样。他翻箱倒柜,整洁的房间又变的杂乱不堪。最终他蹲在床边,他特别想哭,就特别莫名其妙,他把脸埋在手臂里,身体开始抽泣。

伏见拿着一大提东西,走到房间门口,他看见八田缩在那里啜泣,东西哗哗啦啦撒在已经非常杂乱的房间。他跪在八田的面前,把他拥入怀里。伏见轻拍着八田的背后,想在哄一个哭闹的小孩子。

『别哭了,美咲,别哭了......』

八田每次哭泣,伏见的心就会滴血,并且划上一道刀痕。

“滑......滑板。”八田抬起头满面泪水的脸,两边的头发湿润贴在脸颊上。伏见捧着八田的脸,把粘黏在脸上的头发撩向一边。“在客厅里放着呢,美咲,答应我,不要再哭了好吗......”他用大拇指抹去八田眼角意欲而出的泪水。八田就是伏见的天,八田哭了,伏见也迟早会被天降的大雨淹没。他想让八田成为他手中的宝珠,这样他就可以紧紧的攥住,可以让世人为之感叹,也可以让世人一无所知,那是属于他的象征,只属于他。

八田不知道美咲是谁,总是他知道他需要答应他的承诺。“恩,我答应你。”八田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对他十分重要,他的心灵需要他的浇灌。空白的世界里生长出许多的莺尾,花瓣随柔风摇曳,让他空白世界多了一点蓝色。

伏见伸出右手勾起小拇指,“美咲要和我做约定。”伏见像个小孩子一样鼓着腮帮,眼神还是很认真的看着八田。八田噗嗤笑了出来,“好啊。”他也伸出手屈起小拇指勾着伏见的手指,然后胳膊摇起来念着幼稚的口诀:“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准变。”然后大拇指紧紧按在一起。他们两个仿佛又回到了中学的时候,那个尚还懵懵懂懂的年纪。

“内个.....衣......衣服。”美咲指了指自己身上那件领口宽大的衬衫,他正用手抓着它,以免他滑落下来。伏见挠了挠头:“昨晚我把你抱回来,那时候我这里没有适合你穿的衣服,就换上我的衣服,没想到这么大....”伏见起身打算去门口拿衣服袋子,那是他刚出去买回来的。八田抓住他的衣角:“别离开我。”伏见愣了一下,摸摸八田有些凌乱的头发:“就离开一下下?”

“一下都不可以!”八田带点泪渍的眼睛看上去生气的不得了,看上去,其实更可爱多一些.....

伏见甭提有多开心了,八田就应该是他的,谁也别想碰,碰一下就算抢,想抢的话都去地下见孟婆去吧!伏见想起中学,他八田说要一起建立一个王国,一个只有他们的王国,他们两个来做王国的主人,伏见虽然满脸的嫌弃,但是又附和着八田的话,给八田提了一些建议。但是后来又经历了一些波折,终是没有实现,现在或许可以。

八田拉着伏见的衣角拾回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八田拿着衣服问:“万一不合身呢?”伏见推了推眼镜,坏笑道:“怎么可能会不合身,你的各方面尺寸我都了如指掌。“八田背后一阵战栗。

“......”

八田和伏见对望了一会儿

伏见:???

八田!!!

伏见:???

八田满脸通红:“你给我出去啊!!”于是伏见就被枕头等系列可以砸的东西袭击,最后头破血流的坐在房间外面。客厅的陈设还是没有变,跟中学的时候一模一样,游戏碟和书本均分了伏见的一个大书架,冰箱里的饮料几乎都是可乐,也有各种样式的咖啡,抱枕是当年八田挑的,粘在某柜子上的粘贴画都还没有掉,完全看不出是经历了岁月的东西。自从伏见加入S4以后,他就很少回来过,没日没夜的加班,住在离工作室的较近的寝室会比较方便些,回来大概也就清洁一下什么的。

伏见双手抱胸向后靠去,不料门正好打开,伏见一下子仰躺在地上,八田看见蹲在伏见旁边,戳戳他的头:“疼吗?”“不疼”伏见咬牙切齿的逞强,然后八田决定去别的地方看看,伏见看八田起身走了才小声的喊着:“疼疼疼.....头疼,不对,腰疼,不对,总之都很疼......啊!!“

八田穿的衣服很合身,风格也是他喜欢的风格,桀骜不羁,玩世不恭的街头小混混模样。帽子就免了,大夏天的。顺便夸奖了几句伏见说他眼光好什么的,伏见心头荡漾似乎有些飘飘然了。八田说为了感谢,打算做一顿早饭,这么一折腾的确有点饿,伏见本来也就不怎么擅长做饭,在S4要么吃淡岛配发的红豆山,要么就没时间吃,想想伏见觉得自己真是被S4坑惨了。

八田系上围裙在厨房里走动,说不让伏见进来。伏见坐在外面等着,家里的座机突然响了,是淡岛来询问情况了....伏见看了下墙上挂的钟表,原来已经九点了吗!S4上班时间是8点,怕是要扣工资还要被更悲催的压榨。“啧。”但是眼看八田饭都快准备好了,正在放碟子,好吧伏见决定去上班,因为八田做的全是蔬菜,全部都是......

“那个,美咲,别做那么多蔬菜,吃不完。”伏见已经在穿青组制服了:“我要去工作了,钥匙放在桌子上,你要出门带上钥匙。”伏见拿上佩刀,“砰——”。八田刚把第一道菜放在桌子上,看着已经关上的门,八田心里说不出的委屈,额,更多是愤怒.....因为他不动声色就捏碎了一个餐具。八田其实也不饿,他在桌子上看到了一个相框,里面有他和那个人,他取出照片,反面写着

『伏见猿比古&八田美咲』

”原来那个人叫伏见猿比古的啊,变化还挺大,那个混小子,居然让我白做一顿饭。“然后再他的书房里找到一些旧资料,上面均写着‘Scepter4情报科’八田掌握了他的工作单位,于是,抄起滑板就出门了。

另一方面,伏见刚踏进工作室,就看见淡岛在堵自己门口,被劈头盖脸地说教了一顿,伏见草草应付了事,回到位置上一边苦逼的写检查,一边看着数据跳动的蓝色荧幕。好不容易把这些糟心的事儿处理完,就听见外面的大吵大闹,隐隐约约听见自己的名字,伏见打开摄像头,发现八田滑着滑板在门口,闹事儿?

“伏见猿比古,你给老子出来!!”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