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会失踪(打死它
▷有坑必不填(打死它
▶短篇没写完的会补上
▷有 驾 照

▉▊▋▌▍▎▏▎▍▌▋▊▉




================

我叫宇智波鼬我有话要说

我以前有两个伙伴,我很不高兴。

刚上忍者学校老师说要三人组队的时候我是非常拒绝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从小的素养告诉我有好东西要毫不吝啬的分享给朋友。当我第一天去忍者学校的时候他们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怀里抱着的装有三色丸的黄色纸袋。虽然很不乐意但还是让出去了。话说这俩人太忒能吃了,尤其是那个女的,一口一串一口一串,真心疼!很快我一袋满满的香喷喷的三色丸那俩人在我强烈的幽怨的小眼神下全部一个不留的吃完了。

喂!好歹给我留点啊!但是忍者的素养告诉我,我不能生气!恩,我没有生气!我只不过是在他们吃三色丸的时候仔仔细细的观察他们而已了!明天在多买点就好了。

我原本以为我会一直讨厌那个超级凶的女的还那个超级嚣张的男的。

但是,当他们在我面前死掉的时候我发现,我其实蛮喜欢他们的,他们让我体会到真正属于我的快乐,让我感到羁绊情,那是比什么都重要的东西。当黄色纸袋掉在地上,一大堆的三色丸子滚在地面上,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每天买三倍份的丸子的习惯了呢。

后来我的写轮眼开了,父亲为此很高兴,我也不用在和别人分享三色丸子,但是我依旧很不高兴。

蓝后有个上忍来找我,他站在门槛向我招手,虽然这个样子看起来帅呆了但是我很讨厌他!因为我又要跟别人分享三色丸子了!!

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得不说他真的很厉害。除了有点魔法少女的因素外几乎是个全能的人。他确确实实是个天才,让我感到自卑的天才。明明在我面前却让我望尘莫及。和他相比我简直就是个井底之蛙。

相处久了我就发现这人其实挺好的。

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我不用买多份的三色丸,甚至不用去买,他每次来见我都会带很多的三色丸。然后一边说要我少吃点对牙齿不好,一边给我投喂。我受伤的时候他也会很小心的照顾我,有时候我会故意捉弄他,比如他在给我受伤的腿缠绷带的时候我抵触的四肢乱扑腾一个劲的喊疼,其实他弄的很温柔,根本没有一点点的疼意。他本来看起来还不算太乱的卷发一下子变成了鸡窝,我为此很高兴,我准备好了被他讨厌的心理准备,这样我就可以借机说我们八字不合然后就可以分道扬镳跟他永远说再见。之后他果然生气了,但是生气的方向不太对,他把我按在地上,一脸奸相,嚯!就知道你邻家大哥哥的超暖形象是装出来的!被我识破了吧!我一副你能把我怎样的表情对着他的脸来掩盖内心的小鹿乱撞。然后我的初吻就没了。我感觉到脸上火辣辣的,岂可修,怎么可以这样,这个卑劣的家伙。我想起身走掉但是腿部的疼痛却不允许我这么做。然后我就极不情愿的被他背回家。虽然他身上很香,趴在他背上很心安,我不用跟他掩饰什么,做事也不用解释什么,可以随便说什么,虽然我们情投意合意气相投有共同的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和非同一般的宇宙观。

——但是,这个人依旧很讨厌!

先不说他有时候给我少买了丸子,甚至撒了点盐,不说他每天都要撩一把我的头发,然后说一堆不腻很甜的情话,不说他每天都要让我脸上火辣辣的,不说他给我送的项链和发绳,不说他给我靠的肩膀,不说他一度被我睡觉枕麻的腿,不说他冬天帮我哈气,把我抱成一团借着让我暖和一点的借口揩油。当他握着我的手的时候真的挺温暖,我完成了我没有做到的事情。

但是他死了,我很讨厌他,因为他食言了。他抹除了我心里所有的不高兴然后又给我最大的绝望与痛苦。

他说二十一岁我们就结婚,还有七年,我说我愿意等

攥在手心里的指环瞬间被捏成碎片。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