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会失踪(打死它
▷有坑必不填(打死它
▶短篇没写完的会补上
▷有 驾 照

▉▊▋▌▍▎▏▎▍▌▋▊▉




================

生死两端,我们彼此站成了岸

在我说出口的时候阻止我。

『扉间,我求求你,不要总是有意无意的出现在我眼里好吗?我怕你一不小心就住到我心里,请务必,请务必在我说出口的时候阻止我,好吗?』

扉间眼神闪烁了一下,他如今已经是二代目火影了,整天都面对堆积如小山的文件好像永远也做不完似的。明明整天都忙忙碌碌的,却还是会失神。扉间揉了揉眉间向后靠到椅子上,从后面落地窗射进来的暖阳洒在那张轮廓分明略显沧桑的脸上,下巴和脸颊两边的三道红疤似乎生的恰到好处,一点也不狰狞,反而让他更有一种稳重的味道。

他拉开抽屉,里面静躺着一把锈迹斑斑的飞雷神苦无,被一个透明的塑料文件袋装着,上面仍然留有血迹。那一幕如电影般重现在扉间的眼前,

那把新研制的锋利闪光的飞雷神苦无刺破腹部,新鲜的血液从嘴角溢出,泉奈似乎在意料之中,他勉强勾起嘴角,声泪俱下

『我爱你,爱到无药可救,很感谢你阻止了我。』

他想伸出手再去触碰一下扉间的脸,却因为扯动了腹部的伤口差点晕厥过去,他瘫软半跪在地上,吐出一口血,后又因体力不支倒了下去。

扉间眉头皱的更紧,朱红的瞳仁死死的盯着那把苦无。“这究竟算什么。”扉间站起身一拳头砸向桌子,桌子瞬间坍塌,堆在上面的文件漫天飞舞着。他脱下火影袍搭在椅子上,身周的气压几乎下降到绝对零度。看见了他的人无不低头默语,大气不敢喘一下,生怕一不小心惹怒了他。

他回到千手宅,偌大的大宅里现在只剩下他一人,说来实在嘲讽,他小时候特别想清静,却因为泉奈斑的来访以及那个笨蛋大哥的搅和,宅子每天都鸡飞蛋打的,有时候甚至惨遭拆迁,一个星期不知道要重新整顿多少次,为此扉间天天头疼到不行,却只能打压到对那俩人毫无权利可言的大哥。现在宅子是清静下来了,三个人都已经不在了,而自己因为经常在火影楼办公也很少再回来了。

踏在走廊上,稳健的脚步声哒哒的在空气中回响。

“扉间,你来追我啊,笨蛋扉间。”泉奈赤着脚从扉间后面跑出来,一边跑着一边冲后面的扉间做鬼脸。

“泉奈。”扉间有点慌了,虽然他知道是幻觉,但是他还是想过去追上他,然后狠厉的批评他在走廊上奔跑,并且教育他这是极不礼貌而且很危险的行为。他伸出手臂,却发现手上握着一把沾满血液的飞雷神苦无,血液里映照有一个人——泉奈。扉间的手剧烈的抖动着,他捂着胸口,一时间竟然感觉站立不住。他定了定神,眼前依旧是千手大宅,依旧没有人,只有他自己而已了。

他回到房间脱下蓝色甲胄,他手拿着毛领子,一阵牙疼。

“你酒量不好就不要再喝了,看看你,搞的一副不省人事的样子都还要麻烦我背你回去。”扉间轻轻地拧了一把泉奈的腿来表现自己的愤怒。

“嘛嘛,又不是多大的事儿”泉奈趴在扉间的肩膀上一开口满腔的酒气打在扉间的脸上,扉间皱了皱眉

“你最好别....”

“呕——”

“吐在我身上....真是说什么来什么!”扉间无奈的拿出纸给泉奈擦嘴,至于毛领子,只能呵呵了。

“扉间,和我一起来粉刷这面墙啊,这墙太白了!!”泉奈身边放着几桶染料手里还拿着几把刷子。

“你对白色是有什么怨念啊??”扉间想起了一度被泉奈糟蹋掉的白花花的毛领子。

“啊,我不管,扉间你来不来。”泉奈两只手轻轻抓着扉间的一只大手来回的甩来甩去。

“好好好,我跟你一起,染料我来提吧,那么沉的东西。”扉间最受不了泉奈的撒娇,杀伤力不要太大。

“扉间最好了,不对,扉间是继哥哥以后最好的人。”泉奈吐了吐舌头,扉间摸了摸他的头

“是,你哥最好,你哥什么都好,你哥最棒,你哥顶天立地。”

最后结果不出扉间意外,毛领子被涂的五颜六色。但是泉奈很开心,他一边哼着曲儿,一边兴致勃勃的刷着墙。然后,一个扉间的脸就出现在了千手大宅院子的墙上。

扉间眼神死望天,觉得这个世界充满了邪恶。

“嘛,你开心就好。”

扉间放下毛领子,赤身走进浴室,打开喷头把水温调到最低,手从前面插进白色的发丝里,脸仰着任由凉水打在它的脸上。

“奇怪,有什么东西在脸上流过,热乎乎的,怎么这么像,像眼泪?”他狠狠抓了一把头发,背弓着用手撑着墙壁,脸朝下,有水滴从眼里落下和地面的水混合在一起。这是个不争的事实,被人们称作面瘫冷酷的二代目火影扉间,竟然会哭出来。

“哼,呵呵,哈哈哈哈”扉间摇摇头,低声的笑着。

冲了一会儿澡扉间换上黑色的长浴衣,用带子在腰间束着,披上了带有毛领子的雪白色的宽大外套。带上了几瓶酒和三盏碗,想了想又拿上了一些甜点就走出了千手大宅。之后扉间到实验室取了一撮斑的头发,觉得妥当了就出村子了。

他到一片偏僻的林子里,径直走向一块墓碑,放下篮子取出里面的东西。

“这是甜点,我知道你爱吃,我专门拿了最甜的,不过要节制一些,牙疼可是很难受的,想治都难治。”

“这个是你哥的头发”扉间把一撮头发系在墓碑的棱角上“没有你哥在你身边你会很不安的吧,我是个人渣,没资格让你依赖。”

他把三盏碗取出来满上酒,“你的,你哥的,我的。反正真是要喝的话你肯定也会只和你哥碰杯,然后把我晾到一边,值得庆幸的是,这回你要是醉了就吐不到我身上了,呵,那样我的毛领子就可以安全渡劫了。”

扉间靠在墓碑的侧面,端起一盏酒碗一口气灌到嘴里,

“啧,没味道。”

他又满上一口气灌进肠胃里,酒水从嘴角里洒出来,他用宽大的白袖子擦擦嘴,显得烦躁把碗摔在一边,拿过酒瓶使劲的往嘴里灌,来不及咽的时候就任由它流到衣服上。

扉间把最后一瓶酒倒在脸上,头在墓碑上来回磕着。

“泉奈”他低语着

“遇到你之前我一切安好,虽然酩酊大醉看上去一团糟,但我感觉很好”

扉间觉得意识越来越模糊,身子轻飘飘的。

“泉奈,我告诉你。”

 

                  ————————我真的喜欢你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