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爱玩失踪
▷时间永远不够
▶笔渣
▷一定要阻止我开长篇
▶短篇没写完的会补上
▉▊▋▌▍▎▏▎▍▌▋▊▉



================

宇智波的日常1

炎热的夏天对于主修火系的宇智波来说简直是地狱。

宇智波:我修火系又不代表我可以忍受这个温度!心里有句妈卖批一定要讲,但是我要做一个傲娇的宇智波。心里有苦但是不可以说。

于是他们就在大宅里玩起了纸牌游戏,至于是谁提出来的,当然是宇智波斑了。

只有六个人的话,就只准备了六张牌,一张大王牌和五张数字牌,图案朝上。斑规则讲了一遍,抽中王牌就是国王,让指定数字选择真心话or大冒险。特别注重了开写轮眼作弊的拉出去一丈红。

斑组织的,理应当让斑先抽,但是弟控/斑决定要让泉奈先抽,泉奈抽完之后,剩余五个人才纷纷拿牌。

结果是,带土是国王,有选择困难症的带土磨磨唧唧半天都不说是哪个数字,其他人也是都催...

逆风

*与原著的故事有偏差

*招式有参考

*职业水吹。✧⁺⸜(●˙▾˙●)⸝⁺✧ 


1.

阴冷的洞穴里,冰凉的水滴垂在钟乳石上,似乎要在下一秒就要被冰冻。这可不是一个火系忍者该待的地方。

“想清楚了吗?”脸部插满柳钉的男人低沉道,声音在洞穴里有个小小的回音,想要贯穿整个灵魂般,回荡回来同这洞穴一般的阴冷。

火系忍者沉默着,他不畏惧这一点点的寒冷。

“那......”他缓慢从宽大的袖子里伸出手做邀请的模样,“让我来看看你的决心。”

“很难吗,”火系忍者终于开口,尾音显得轻佻,他摘下带有木叶的护额,伸出食指,火苗立刻窜上指尖,在护额上面轻轻一划,铁块被灼烧,整个护额不再光鲜...

*渣文笔,随便看看就好

*单引号是心理活动

*尚且算个小甜饼吧

*食用快乐


宇智波一族被灭门,鼬理所应当被各大国下了五国通缉令。他何曾内心没有泛起波澜过,那也仅仅是一丝不起波浪的波澜而已。鼬的眼光总是很远,而且他还拥有了万花筒写轮眼,尽管如此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不到前方的道路,彷徨的无助纠缠了他一小会儿。他明白三代交给自己的那个任务到底代表着什么,不过他都不在乎了,他清楚自己的器量,并打算一窥世间的器量。此时,他在自己木叶护额上用上他所有的思念划了一道不可磨灭的痕迹。

宇智波止水,木叶里赫赫有名的上忍,刚执行完S级任务也踏进了木叶的大门口。隐隐约约感到向当代火影汇报了任务

忽至南风又起时(Ⅳ)

前文链接:


“那个,”女孩摇了一下脚尖,两手十根纤细的手指头相互抵在一起,揉捏了一会儿衣角才吞吞吐吐说出一句话,“谢谢你。”似乎夏天穿长裙的女孩儿并不少见,至少在村子里,那里的女孩儿就有穿着一件极为简易的破布裙子, 但是在大多时候,还都穿的是鼬他们亲手制的短袖短裤。包括止水身上这件。在侧边的衣角上,有个“Itachi”的字样,如果不仔细看,还以为是哪个不合格的裁缝没有处理好的线头。

止水并没有要多聊的样子,不轻不重的恩了一声就开始闭目养神。毕竟他不是个对谁都温柔到底的男人,此刻他只想着快点回家,快点见到鼬。大夫叫女孩先去拿药了,女孩撩拨了一下帖在脖颈上的马尾,去柜台...

我想,我找到了我所珍爱【-】

3.

鼬本来是个好孩子,他不会因为好奇心而去刻意做什么不道德的事情,但是刚刚想偷偷瞄止水的感觉亦然存在,而且还被误打误撞的发现了。视线相对的一瞬间鼬的内心稍稍悸动了一下,或许是被吓到了,也或许是什么东西进入心房的敲门声。总之,因为这种事情而心虚鼬觉得非常丢脸。他尝试着去解释

“其实,我看见你头上有串三色丸......”

鼬开口的一瞬间就后悔了,他现在还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太紧张而导致说了这种不合边际的话,还是在自己的第一位指导上忍面前出丑,鼬觉得自己简直差劲死了。倒不如这个人没有出现,他也没有无意间听见那个八卦,那么他的人生就不会有这么难堪的一笔。鼬双手背在后面,低头看着脚尖。像一个做了...

我想,我找到了我所珍爱【+】

1.

有的时候感觉一个人真的挺好的。

止水时常躺在南贺川河边的草坪上,双手叠在脑袋下,叼着一根狗尾巴草,黑的发亮的瞳孔懒散的看着水蓝的天上飘过的白花花云彩。风从河面上吹过来,短草在止水的脸颊旁骚动,前额的碎发也跟着胡乱的飘。止水在这里是非常自由的,谁不喜欢与大自然为伍呢。偶尔他会不经意的睡着,再睁开眼就已经是半天边火红的颜色了。当然,只有他闲暇的时候才会这么的放松。

从小就没有家人的他从某种意义上讲真的是“自由”。像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都不可以玩到这么晚。以前看学校的小孩子被家长们强迫着带回去,止水会感到一丝丝的幸灾乐祸,因为他还可以继续在街道上溜来溜去,但是更多的失落充斥着止水的内心。...

© 小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