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C————失踪人口

经常会失踪
有坑必不填
(打死它

有 驾 照

▉▊▋▌▍▎▏▎▍▌▋▊▉




================

宇智波鼬的饲养日记

 @M.Capricorn

百粉福利送到,收好。

*内含微量佐鼬元素

———————————


【宇智波止水视角】

9月3日

今天,捡到一只奇怪的东西。

从天上掉下来砸到我头上的一只东西。

那是.....很像小鼬,大概只有10cm高

当我把那小只从自己的卷发里拿出来,它还在睡觉,脸颊浮着淡淡的红晕。

很可爱❤

我轻戳着它起伏的肚皮,它伸出短短的小手挠挠,嘟囔了一声,就接着睡了。

我把它放进口袋里,它挣扎了一下,好像不是很喜欢,我就又把它掏出来,放在手心里。它侧起身子抱洋娃娃一样抱着我的食指,胖胖的脸颊抵在指腹的地方,有时候它还会蹭蹭,感觉人生都圆满了!

我...

论夏天的木叶

扉间穿着厚重的蓝色铠甲,脖颈处还挂着毛绒绒的白领子,双手抱胸站在太阳底下,紧锁眉头,神情严肃看着悬在高空中的太阳。柱间几乎光着膀子,不过受到弟弟的强烈谴责,说不能不顾族长形象balabal,于是柱间不得已披了一件特别宽松的薄外套,此刻已经把披散的头发用绳子束了起来,正在树下的阴凉地方打坐,嘴里还不停念叨着“心静自然凉,心静自然凉......”卡卡西换上他最凉快的衣服——暗部制服,好歹也露个香肩不是?口罩什么的照带不误,只是他到底带了几层就不得而知了。而鸣人还不知去向。

扉间看向装扮滑稽的柱间:”阿尼酱很热?“

柱间仍然闭着眼念叨:“心静自然凉,心静自然凉......”

然后扉间就印堂发黑...

*蕾丝女仆装

链接:碰碰车

后备胎密码: 45ni


宇智波的小日常

又名宇智波那些见不得光的事


×


“止水,早上吃煎蛋卷还是炒鸡蛋啊。”

鼬来到床边询问鼓在被窝里的止水,两人同居后,止水真是懒了不少呢。

止水坐起来,裸露着半身,打了一个哈欠

“还是先吃你吧。”

鼬被止水蛮横的拉到了被窝里

今早的木叶依旧春光无限。


×


止水最近喜欢吃甜食,像悠哈啊,甜丸子啊,冰淇淋啊,棒棒糖啊,蜜饯等等

以及蔗糖味的鼬。

鼬表明他可不是摆在货架上供人挑选的零食。

止水:“对。”

只有他一个人能吃。


×


我是一枚腐妹子,最近搬到了木叶小区,听人说这里依山傍水,环境好,条件好,交通好,风气好。...

荒诞

*私设:团藏年龄有改动;晓众算是木叶一边的。(晓众算背景,其实也就提了一下组织名儿。)

*警察制度我瞎说的,百度半天看不懂,反正警视监就是比牛逼低了一个档次就是了。

*有点OOC

*食用快乐


1.

他被冠上谋杀自己亲弟弟的罪名。警官左手拿着一个小本子,右手把圆珠笔笔头按的咔咔作响,腰间别着一把警棍,他的右眼缠着可笑的绷带,连及额头也被裹上一圈。他的审讯时间枯燥又无聊,此时此刻数着时间流逝的几分几秒都要比怎么解开手上的废铁块有趣的多。

“你别嚣张。”鼬也不是不认识他,团藏,木叶警察局里就他水深,虽然就比自己稍微大了那么几岁,但是好歹也是混木叶高层的。看着鼬回答自己问题时漫不经...

*渣文笔,随便看看就好

*单引号是心理活动

*尚且算个小甜饼吧

*食用快乐


宇智波一族被灭门,鼬理所应当被各大国下了五国通缉令。他何曾内心没有泛起波澜过,那也仅仅是一丝不起波浪的波澜而已。鼬的眼光总是很远,而且他还拥有了万花筒写轮眼,尽管如此有那么一瞬间,他感觉不到前方的道路,彷徨的无助纠缠了他一小会儿。他明白三代交给自己的那个任务到底代表着什么,不过他都不在乎了,他清楚自己的器量,并打算一窥世间的器量。此时,他在自己木叶护额上用上他所有的思念划了一道不可磨灭的痕迹。

宇智波止水,木叶里赫赫有名的上忍,刚执行完S级任务也踏进了木叶的大门口。隐隐约约感到向当代火影汇报了任务...

忽至南风又起时

*私设:鼬17,止水20,这些孩子最小4岁,最大8岁


——————————————

“单,双,单.....”稚嫩的声音在大院子里回荡,女孩的双马尾一上一下的跳跃着,伴随着踏踏的脚步声和不加掩饰的笑声。鼬坐在院子中的石凳上手撑着脸看着那群孩子,平时冷淡的鼬此刻的眼中也有难以被察觉的慈爱与温暖。鼬喜欢这个村庄,虽然贫穷,而且地理位置也比较偏,但是有天使的地方就是圣地。这群孩子大多是被抛弃了的,鼬收养了他们,并且教她们读书写字。当然,这种事情他一个人肯定做不来,还有一个“孩子王”——他们差不多就是一个爱唱红脸,一个爱唱白脸。比起总爱在一边看着的鼬,止水倒是更喜欢融入孩子中间,...

最爱这张电脑壁纸,我用了好久呢!!

残象

1.

有的时候感觉一个人真的挺好的。

止水时常躺在南贺川河边的草坪上,双手叠在脑袋下,叼着一根狗尾巴草,黑的发亮的瞳孔懒散的看着水蓝的天上飘过的白花花云彩。风从河面上吹过来,短草在止水的脸颊旁骚动,前额的碎发也跟着胡乱的飘。止水在这里是非常自由的,谁不喜欢与大自然为伍呢。偶尔他会不经意的睡着,再睁开眼就已经是半天边火红的颜色了。当然,只有他闲暇的时候才会这么的放松。

从小就没有家人的他从某种意义上讲真的是“自由”。像他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都不可以玩到这么晚。以前看学校的小孩子被家长们强迫着带回去,止水会感到一丝丝的幸灾乐祸,因为他还可以继续在街道上溜来溜去,但是更多的失落充斥着止水的内心。...

端午贺文

“小鼬!”止水站在门槛朝坐在走廊上的鼬打招呼。鼬双脚自然垂落,脚尖点着地面。佐助仰躺在鼬的大腿上,头上带着猫耳朵的饰品,手上在玩弄着鼬的发尾。还时不时发出‘咯咯’的声音。


“止水。”鼬抬头看了看止水,拍拍了旁边,示意让止水坐那里。佐助噘着嘴眯起眼‘敌视’着止水,双手紧紧搂着鼬的腰。


止水走到鼬的跟前,先戳了戳佐助肉嘟嘟的小脸,得让佐助不这么抵触自己才行。佐助张开口想要咬住止水的手,但是止水眼疾手快,迅速收回手,结果佐助咬到了自己的下唇,然后泪眼汪汪的向鼬投去求助的目光


“尼桑,止水欺负我!”然后把头埋进鼬的肚子上。


“佐助...

1 / 2

© 小C————失踪人口 | Powered by LOFTER